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心脏急救面临五大挑战中国比世界慢了一小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26:47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中国每年有350万人死于心血管疾病,每10秒即有1人因此丧生;目前我国心肌梗死患病人数约250万,每年新发患者至少50万……

急性心肌梗死的最佳治疗是在一定的时间窗口内(一般为发病12小时以内)行急诊介入治疗(医学上称为直接PCI)。在欧美发达国家,急诊介入治疗的比率可高达80%以上。然而,在我国,即使在有介入条件的医院,急诊介入治疗的比率也仅约30%。若按每年50万例新发心肌梗死推算,全社会仅有5%的患者接受了急诊介入治疗。

急诊介入治疗越早越好!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然而,我国从患者达到医院至球囊扩张开通血管的时间(即门-球时间或D2B)普遍超过120分钟,而法国仅约为30分钟。目前,欧美指南一致要求,D2B时间应控制在60分钟以内,总缺血时间(从初次医学接触到血管开通)应控制在120分钟以内。心肌梗死急救,我们比世界足足慢了60多分钟……

2015年6月23日,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与心在线共同举办的“心学院?媒体体验营”第一期活动,走进“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急诊危重症中心”,聂绍平主任以一连串触目惊心的数字为参会的40余位媒体记者上了生动的一课。

急性心梗救治5大挑战

在2001到2011年的10年间,心肌梗死住院人数翻了5倍,但院内死亡率却没有改变。与之相对的是,北京市急性冠心病事件院外死亡人数是院内死亡人数的2.61 倍,占总急性冠心病死亡的72.28%,25-45岁急性冠心病院前死亡占总死亡的95%,其中64.8%发生在家中。这两项调查数据无疑说明了,当患者突发急性心梗时急救的重要性。

目前,欧美指南均要求从初次医学接触到血管开通时间应控制在120分钟以内,门-球时间不超过60分钟。但是,我国门球时间普遍超过120分钟,“与欧美相比,我们至少慢了60分钟。”

聂教授进一步分析说,目前,中国心梗急救面临五大挑战:

一、患者就诊延迟。心肌梗死死亡七成以上发生于院前,导致患者就诊延迟的可能原因如下――纠结于医疗保险的覆盖问题;没有快速识别疾病;糖尿病患者,血管病变严重;尝试自行治疗,耽误了就诊;地理位置偏僻,转运慢;患者为女性,症状不典型;不愿打扰别人请求援助等。

二、急救体系尚待健全。中国仅有1/4的患者通过急救医疗系统(EMS)转运,增加转运途中风险。另外,现有指南一致认为,急性心肌梗死应选择有直接PCI或急诊介入治疗能力的医院首诊,即便到达没有急诊介入能力的医院,也应尽快转诊到有急诊介入能力的医院。然而,很多自行转运的患者多选择就近医院,仅1/5根据急救资质选择医院。首诊医院选择不当也是导致系统延误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早期再灌注治疗的比率较低。在中国,心梗患者接受再灌注治疗的比率仅占5成,但在欧洲发达国家(如英国、荷兰、芬兰等),全社会心肌梗死早期再灌注治疗率都在80%以上,心肌梗死院内再灌注治疗率甚至达到100%。

四、院内再灌注治疗时间普遍不达标。仅有7%的溶栓患者能达到从入院到溶栓开始时间(D2N)≤30分钟,仅有22%的直接PCI患者能达到从入院到球囊扩张时间(D2B)≤90分钟。

五、PCI中心设施、团队和服务模式。

面对上述五大挑战,聂主任认为,欧美发达国家救治模式和理念的变化值得我们借鉴,即转运模式从就近转运变为优先转运;救治模式从药物治疗变为早期介入;救治体系由单一科室向胸痛中心转化;救治时间的衡量标准由门-球时间变为总缺血时间。

心梗救治延迟的5个环节

分析导致延误的具体原因,在于救治过程中五个主要环节拖了后腿。安贞医院急诊危重症中心副主任医师贺晓楠介绍说。

1.与患者相关的延迟。即患者自发病到接触医务人员的时间延迟,据统计,有46.7%的患者就诊时间> 12 h,失去了接受急诊再灌注治疗的机会;仅有38.9%的患者就诊时间< 6 h。导致这一延迟的原因主要为,患者对AMI(急性心肌梗死)的认知贫乏,没有及时就诊或拨打急救电话;患者家属签署知情同意时间长等。

2.转运的延迟。解决这一延迟的关键在于,建立AMI智能转诊和保证交通的畅通无阻。

3.非介入医院的延迟。非介入医院的延迟平均是68min,只有 11%非介入医院的延迟<30min。这一环节的解决策略在于,建立区域协同救治网络医院,增强急救医生及无直接PCI能力医院的医生对STEMI(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的诊断和处理能力,能立即做出初步诊断,进行规范化救治,并转运至合适的医疗机构。

4.门-球时间的延迟。即患者自发病后排队、挂号、就诊、缴费、取药、办理住院等因素造成的延误。

5.介入医院的模式造成的相关延迟。包括介入医院的位置,复杂手术,病情不稳定,术后经验以及急诊手术等因素。

在这五个环节中,贺晓楠着重强调了与患者相关的延迟,她认为,加强患者教育能明显缩短急救时间。“急诊中经常碰到这种情况,发病后患者先忍上三个小时才叫救护车,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做不做手术要等全家到齐了商量一个小时。这些环节太浪费时间了,所以患者教育是最容易改进的、最有效的措施。”

对此,聂主任也讲述了一个他亲身经历的病例,曾经有一位急性心梗患者,送来很及时,当时的身体状态也适合手术,但在手术前,家属因为害怕风险而拒绝签字。最终导致时间延迟,患者心肌坏死,术后心脏长了室壁瘤,对心功能造成了影响,家属后悔莫及。

“在急救的时候,很多家属宁愿到处打电话询问朋友,也不相信医生的话。关键时刻,因为家属“掉链子”而耽误了救治,是最让人痛心的事。”聂主任说。

心肺复苏“黄金4分钟”

心脏急救中最严重的情况是心脏骤停,即心脏射血功能突然终止,导致重要器官严重缺血、缺氧,如果不及时干预,将导致生命终止。这种出乎意料的突然死亡,医学上又称猝死。中国心脏猝死的总人数每年达到54万,居全球之首,每天约有1500人死于心脏骤停,而60%以上都发生在院外。对于心脏骤停的患者,4分钟内进行复苏者可能有半数患者被救活,又称“黄金4分钟”。

2013年11月,一位70多岁的老人突然昏倒在北京路边,心跳骤停,意识丧失,危急之刻,一个过路的小伙子及时为他做了心肺复苏,挽救了老人的生命。这位救人英雄就是来自安贞医院急诊危重症中心的护师李旭。李旭说,美国成年人因为参加心脏复苏的培训,每年抢救大约20万条生命;而我国,心脏骤停的抢救成功率却不足1%。因此,每个人都应该行动起来,学习心肺复苏的手法,挽救更多的生命。遇到心脏骤停的患者时,别慌张,应按照以下步骤操作:

一、当患者突然倒地,要跟病人说话,请他睁开眼睛,和你握手,判断是否已出现心脏骤停;

二、如果患者尚有心跳,应继续观察10秒病人胸腔有没有起伏、颈动脉是否搏动,判断患者是否还有呼吸;

三、如果没有了呼吸,立即呼叫120;

四、施行胸外按压,进行心肺复苏;

五、人工呼吸,每30次按压后2次人工呼吸,直到医护人员到达。

“安贞心梗救治模式 ”2大亮点

2014年1月22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胸痛中心成立,借鉴德国模式,率先开设急诊胸痛单元。同年10月8日,开设了胸痛门诊,专注胸痛筛查。

急诊危重症中心艾辉教授形象地为我们描述了胸痛中心的工作流程――当患者拨打了急救电话,胸痛中心便会立即开启实时跟踪,从救护车接上患者到来院的路上,胸痛中心的监控系统会连续不断地显示急救现场的画面,传输患者心电图,地图持续显示车行的位置,根据这些实时传送图像,胸痛中心可以提前做好接诊准备。而院内开辟出的绿色通道,则真正实现了急诊介入治疗的无缝链接,患者到达后可直接被送入手术室,为抢救生命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胸痛中心的建立不仅提高了胸痛疾病的诊断正确率,减少漏诊及误诊,还有效衔接了120的院前急救及院内救治,缩短时间延误,提高救治效率。同时,在提高百姓的疾病救治意识,减少就诊延迟,降低院外死亡率,改善患者预后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除了胸痛中心,安贞心梗救治模式的另一大亮点则是,安贞医院与北京朝阳医院、朝阳紧急医疗救援中心联合筹建全国首个“区域协同胸痛救治网”,拟在下半年启动胸痛救治区域联动,实现“患者未到,信息先到”。

在活动的最后,聂绍平主任呼吁说,现在最应该做的,除了健全院前急救系统,还应该依托信息技术,建立完善的患者跟踪体系――急救车、医务人员跟患者一开始接触,患者的信息就应该立即联网,全程固定跟踪。这样一来,病人到了哪里,做没做手术,能不能做手术,转到哪个医院,用了多长时间,都会进入跟踪体系,对于及时挽救患者生命有着莫大的帮助。在这方面,政府、医疗机构和全社会都责无旁贷,让我们一起努力,“跟踪每一个患者,珍爱每一个生命”!

超能继承者单机变态版

精灵联盟ol破解版安卓版

123彩票免费下载

超级三国志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