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明康批评部分环保措施长的跟闹着玩的似的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2:16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刘明康批评部分环保措施:长的跟闹着玩的似的

刘明康称,十一五最后一年,各地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目标纷纷拉闸限电,到了第二年1月1号又开足马力重新生产,好像我们节能减排是有年度规划一样,而且就在拉闸限电的时候各个工厂都到市场上去买柴油发电机继续再排污,这些措施就拿现在一句很时髦的话来讲就是“长的跟着闹着玩的似的,最后的结果跟我们背道而驰”。

2月22日,前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亚布力论坛上谈了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刘明康称,十一五最后一年,各地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目标纷纷拉闸限电,到了第二年1月1号又开足马力重新生产,好像我们节能减排是有年度规划一样,而且就在拉闸限电的时候各个工厂都到市场上去买柴油发电机继续再排污,这些措施就拿现在一句很时髦的话来讲就是“长的跟着闹着玩的似的,最后的结果跟我们背道而驰”。  刘明康一开始便提到了北京雾霾问题,他说,北京的雾霾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警示,产能过剩、节能减排等涉及到环境问题已经到了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和行动的时候。  接着,刘明康介绍了一组数据:迄今为止,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前十大城市中国就占了7个,我们有1/10的国土面积已经被重金属污染,而水资源的污染和匮乏早已经伴随我们则过了半个世纪。  “现在公众对于环境问题的不满已经赫然成为继拆迁以后越来越突出的一个社会矛盾制约,引发了很多城市,像宁波、厦门、石舫、南通等地群体性的事件,也折射出了在今天的中国公众的忍耐力已经正在逼近临界点。”刘明康分析称。  谈到解决环境问题的方式,刘明康认为行政管制的效果并不好,他举例说,“我们还记得,过去不久的十一五最后一年,各地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目标纷纷拉闸限电,没有两个月,到了1月1号开足马力重新生产,好像我们节能减排是有年度规划一样,而且就在拉闸限电的时候各个工厂都到市场上去买柴油发电机继续再排污”。这些措施就拿现在一句很时髦的话来讲就是“长的跟着闹着玩的似的”,最后的结果跟我们背道而驰,国家投入了上千亿去治理过太湖、滇池、淮河,现在这些污染排污环境治理的效果并不彰显。  刘明康建议重视市场机制。他说,市场机制是更具有有效性和更经济的一种节能减排和调整我们产业结构的工具。今天我们用经济手段推进节能减排和解决这些环境的问题,应当成为我们的共识,经济手段当然也分两类了:第一是税收,大家都知道,排污可以收税,碳排放可以收碳税。第二是市场交易机制,在这里想跟大家讲一下,税收从来都是刚性的,无法顾及不同减排主体的差距。

陈志武:把农村拆掉集中到居住区的城镇化是反自然  2月22日消息,在今天举行的亚布力论坛上,陈志武在为炉夜话中表示,在河南,比如说一个县,把所有农村农民的家要拆掉,把一个县的农民都集中到四个居住区,这又是另外一个反自然的运动。  陈志武在发言中认为,民营经济,是必须有发展的空间,而且是我们的自然权利,更应该讨论的是不是应该要允许政府去管制。  谈及城镇化,他举了河南一个县城的例子。“我听到的是在河南,比如说一个县,把所有农村农民的家要拆掉,把一个县的农民都集中到四个居住区,这又是另外一个反自然的运动。”  他分析道:“祖祖辈辈按照这种方式分散居住在各个山上、田园上,田园边儿上盖房子,凭什么几个官员头脑发热就可以把他们的意愿就用来改变我们祖祖辈辈千千万万年一直生活的这种方式,非得把我们搬到一个跟其他的几万人同样的住在一起的方式,然后每天也许要走几十公里路,去下地干活儿。”

陈东升:92派视两文件为护身符  2013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三届年会于2013年2月22日-24日在黑龙江亚布力召开。以下为泰康人寿董事长兼CEO陈东升在围炉漫谈C:“两个条例”的历史价值——探寻“92派”的成因部分发言实录。  陈东升:当然还有很多背景,邓小平南巡,还有整个社会价值观觉得下海是好事情,其实我们走过来,过去同学朋友下海的也有,最开始要让人家下海,说你们好好干我们帮你,后来再去就不好意思这样说了,人家请你财大气粗,我觉得你怎么弄的,就开始学习了,最后人家成为大老板了,我们下海之前还没有做成,所以有了价值观的转换,还有邓小平南巡的这样一个触动,这是很重要的,当然讲这个文件就是我们的护身符了,拿着这个东西按照这样一个思路,我经常讲这句话,当时两个文件,在我的手提包里,就是天天看,基本上都是磨薄了。我当时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像当时我们胡为斌,合同的章程,发起的文件,都是根据这个去抄,特别是章程,我记得很清楚,比如说股东,股东大会,董事会,总经理,这都很清楚,那个时候我还不太懂,就合并和分离,还有一个破产,不叫破产,叫合并分离,终结,过去没有做过生意,你也不懂企业。合并还好说,分离等于是说你自己把你的资产进行分离,现在是家喻户晓,我当时写到这儿,一定要在合同里面写到最后要有这个东西,财务制度要有,特别是合并分离。我觉得不太明白。  陈东升:是这样的,因为我是经贸部又调到国务院发展中心做副总编,我就老举我的例子,如果我要在经贸部,如果在许可证司,天天批许可证,可能不会下海,又比较边缘,又思想活跃,社会关系又广。给自己搭一个台子,大部分是这样,下海的比较多,去深圳发展银行当行长的也有,像田源,张文中,体改委的下海多,还有一个秘书下海多,我们这批里面,就是在咨询圈的体改委也有不少,官方智囊,做咨询,做研究的多。  陈东升:出国考察,我们这一拨里面,91年,当时外运集团要向国家申报,成立集团公司,组织一批智囊,当时我,还有体改委的,好几个我们去美国加拿大考察,所以亚布力,其实很多人不知道亚布力,亚布力就是91年鲁健我们这批去考察的,那一趟有很大的收获,一个就是看到了价格俱乐部,就是仓储式的这种零售,但是我们物美集团张文中搞了物美,还有一个我跟鲁健一块去温哥华,带我们去滑雪场,第一次见到滑雪场很兴奋,所以鲁健就把这个滑雪埋在自己的心里了,回来之后两年之后这个亚布力诞生了,当时这个亚布力,为什么来自亚布力,亚布力是国家滑雪的训练基地,鲁健不知道怎么找到这儿来,所以最早开这个圈地,开这个叫什么雪道的时候,夏天我来的,这应该是94年了,我是跟鲁健一块来的,我们两个爬到山顶上,正好推土机在产这个雪道,那个时候是树,把这个树锯掉,把树推起来,做雪道,我说鲁健,你知道我在山底下看到什么了吗?我说看到了黄金(1580.40,1.80,0.11%)一片,所以亚布力是这样来的。所以那一次,就是出国访问,为什么说创新是率先模仿,其实不是随便说的,就是我们那个时候在咨询部门比较早,一个宏观经济部门,你的视野开阔了,还有你有机会去国外学习访问,看到最新鲜的东西觉得很刺激,我们能不能再搬到中国来。实际上我们很多就是这样做过来的。  陈东升:儿子贵州当村官是接地气  2013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三届年会于2013年2月22日-24日在黑龙江亚布力召开。以下为泰康人寿董事长兼CEO陈东升在围炉漫谈C:“两个条例”的历史价值——探寻“92派”的成因部分发言实录。  袁岳:我先请陈东升回答一个问题,前一段时间发现陈东升同志的儿子,在哈佛读书前两年搞的中国论坛做得很好,现在居然回来跑到贵州去当村官,我觉得这个事情让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我说这个陈东升到底想干嘛呢?他到边远地区,在胡锦涛同志工作过的地方,你的路径到底是什么样的,怎么样脱颖而出。  陈东升:我觉得他今后不管是,直说吧,从政,或者是接爸爸的班,或者是自己创业,我觉得这一段经历对他都有影响,为什么有影响呢?还是要接地气,他去了以后,我去看过一次。有一件事,他跟他的乡长,他是村里,乡到县城,还有到地区的城市,那个城市叫做凯利,他们12点种开车,拉着一车白菜,两点种到那儿卖到早上五点,你知道卖了多少钱?573块钱,我说小子你有这个经历就够了,其实很简单。

袁岳:下海办营业执照为900块钱不痛快  2013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三届年会于2013年2月22日-24日在黑龙江亚布力召开。以下为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在围炉漫谈C:“两个条例”的历史价值——探寻“92派”的成因部分发言实录。  袁岳:92派下海,不像现在说下海创业要做公司,要把它作大,那个时候就是把伟大意义,把社会意义放的挺大,不管干什么事儿,老觉得自己是要对国家这个。  袁岳:在那个时候的92派我也注意到一个现象,我记得我下海办营业执照,跟我们现在讲有两个精神,第一,给我一看你的公司没有见过的,我们很容易批你,为什么呢?现在正在搞改革嘛,那个时候刚批了一个侦探公司,说当时又怕出事儿,因为碰上改革了,所以小子算你走运了,要是没有见过的他先给你上,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他自己还有一个咨询中心,他说你让我给你办马上就上,所以我这个公司,叫北京零点市场调查与政策分析公司,他说零点市场调查很新,说政策分析太多了,说要把政策两个字去掉,所以我现在这个公司还叫做北京零点市场调查与分析公司,咨询公司要多少钱,他说900块钱,我说不用了,因为我是学法律出身的,我自己把章程都写好了,不行,他说不规范,我说哪里不规范他说没有,最后他说有错别字,我改,改完了之后,他说你盖一个章上面,他说盖个章不行了,涂改了,整了十几回,最后他就说你就别整了,给900块钱就痛快了,给了900块钱。92派创造的行业都比较新,它跟92年以前无论是农村改革中间大家做的生意,或者是城市改革,那个时候城市改革也有一大批下岗工人开始做生意,这个是不太一样的,这是92派在新产业,包括宅急送,拍卖,保险,那个时候都算很新。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