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火车站里来回奔波一个夜班下来要走近4万步【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20:02:11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车票作废非要进站,中年男子挡了进站口,赵堃在做解释。

巡查候车大厅,拍拍睡得太沉的旅客。

提醒候车旅客注意看管财物。

时间:11月23日凌晨零时30分至3时人物: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太原站客运值班员赵堃

深夜的太原火车站前少了白天的喧嚣,多了些夜间的宁静。而在火车站的出站口、进站口、候车室、问询处、助困室及站台上的客运员们,他们或坐或站,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坚守着,维持着夜间火车站的正常运行。客运值班员赵堃也在其中,他要在这些岗位上来回巡视,查看并处理一些突发状况。这一夜,对他来说是忙碌的,一个夜班,他要在车站里走将近4万步。

A 火车票过期非要进站 中年男子挡了进站口

“不好意思,您的车票过期了,不能进站了。”“我就出去了一趟,怎么就不让进了。”“您先把通道让开,让后面的旅客先进。”“不让我进,我为啥要让。”……23日零时30分许,记者在太原火车站进站口看到这样一幕,这是负责核对旅客身份证与车票信息的验票员与一名中年男子的对话。很快,一名身穿长款工作羽绒服、戴着“中国铁路客运值班员”袖标的男子匆匆走来,他就是赵堃,晚上的客运值班员班组长。只见他把那位挡在入口处的中年男子拉到一旁,询问起了具体情况。走到中年男子的身边,记者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中年男子说,他要进站,却被拦在外面进不了站。接过男子手中的临时身份证明和火车票,赵堃发现,临时身份证明还塑封了,中年男子说他是为了保存专门塑封的。中年男子所持的火车票是11月22日23时零8分从太原站开往朔州站的2464次列车,现在的时间已是23日凌晨零时33分,男子所乘坐的火车已驶离太原站,再看中年男子所持的塑封过的临时身份证明,签发的日期是2016年12月18日。“师傅,这个临时身份证明你就根本不用塑封,有效期只有一天,你这个也过期了,不能用了,再看你这个火车票,也已作废。”赵堃告诉中年男子,要是想进火车站,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去火车站售票厅旁边的公安临时制证处补一个临时身份证明,再重新买张火车票就能进站了。看着中年男子离开进站口去补临时身份证明,赵堃扭身往车站里走,他说要去出站口、候车室、问询处等各个岗位转一转,看看有没突发情况。赵堃一边走,一边告诉记者,火车在开车前,可以办理退票和改签,开车后只能改签,如果那位中年男子没有赶上23时零8分去往朔州的火车,可以改签到最后一班23时47分去往朔州的火车。要是没赶上当天最后一班火车,过了零时,前一天的火车票就只能作废了。

B 没钱拍照没钱买车票 中年男子又到进站口

赵堃说,每天零时之后,只有第一候车室开放,他现在要去巡视,看看有没突发情况,之后,还会去出站口、助困室、问询处等地方看一看。每一个小时走一趟,一直到3时27分,火车开始进站后,他就要在站台上工作。此时,赵堃的双手已被冻得通红,他说,站台上四面透风,在站台上值班这两天还不算太冷,到了数九寒天,那才冻人。跟在赵堃身后,还没从进站口走到候车厅,他的对讲机就响了起来。“得再去趟进站口,那位中年男子又回来了。”再次来到进站口时,那位中年男子已站在那儿,他说补办临时身份证明的地方没人,他办不了。“他们也是24小时值班呀,去看看。”说完,赵堃就开始往公安临时制证处走去。“这不是有人值班!”赵堃说明来意后,值班的工作人员说,那名中年男子已经来过,而她也已经说明,从今年1月份开始执行新规定,需要提供照片的,那名中年男子没提供照片,工作人员无法开临时身份证明,而且“那边就有能拍照片的机器”。走到这台可以拍照的机器旁,看着拍照说明需付费20元后,中年男子说他没钱,还想把手里的这张火车票退了,用退票的钱再买张火车票,要是退不了,他也没钱买车票。“那你说吧,需要什么帮助?只要你开口,我就帮你。”这样的问话,赵堃说了很多遍,而中年男子的回答始终是他要退票,赵堃又再次解释他手里的火车票已经作废的原因,这样的一问一答周而复始。“你就直说,是不是要我给你买张火车票。”听了赵堃的问话,中年男子轻轻点了点头。赵堃掏了20元帮中年男子拍了照片,又去售票口花了32.5元帮中年男子买了一张火车票。忙完这些已到了凌晨2时许。

C 少则几元多则几十元 他常出钱帮旅客买票

也许是记者在跟前,中年男子说他会还钱的,问赵堃的名字和电话,赵堃却说不用了,还劝中年男子少喝点酒。随后,拿着火车票和临时身份证明的中年男子通过安检口进了火车站。“也就是你们在跟前,要不早说让我给他买票了。”赵堃说,这样的旅客他们经常能遇到,有的旅客要进站却没车票,拦住后就躺在地上耍赖,而这些旅客的车票也不贵,少则几块,多则几十,给他们买了车票,他们也就不在火车站呆着了。他们也曾被旅客打过,尤其是到了冬天的晚上,一些流浪人员要进候车厅里避寒,他们的规定是不允许的,要么是联系救助站,要么是让流浪人员在进站口前的屋里避避寒。工作至今,赵堃不知给多少没票的旅客买过车票,最让他感动的还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说真的,已经记不清老人的模样了,她独自一人要从太原回原平,进站的时候没车票,被我给拦住了。那个时候我还在进站口做验票客运员,老人说她不想去救助站,就想回家,我就帮老人买了张火车票。”赵堃说,没想到几天后,他收到老人亲手纳的鞋垫,挺意外也挺惊喜。边走边说,记者跟着赵堃来到候车室。候车室里旅客很多,他们或坐或躺在椅子上。赵堃先询问了在候车室的客运员有无异常后,就走向旅客,提醒旅客把贵重物品放好。对于熟睡的旅客,他会轻轻拍一拍,让旅客不要睡得太沉。“这样做主要是看熟睡的旅客有没有突发疾病的。”赵堃说。随后,赵堃又走向出站口、问询处、助困室和便捷售票点巡视,看有无异常或突发情况。2时20分许,赵堃才结束了巡视。从零时30分到2时20分许,赵堃没顾得上喝一口水。

D 凌晨3点多室外-8℃ 他在站台上来回奔波

3时27分,从北京到运城的K603次列车要在太原站停车,赵堃在3时17分许就来到7号站台。他先查看站台上有无异常,随后组织旅客乘降,还要处理一些突发情况,比如有老人或孕妇的行李多,他们要搭把手;有旅客病了他们要联系120等。之后,每隔10分钟左右,就有一列火车驶进太原站,赵堃要在各个站台上来回奔波。2时30分许,在记者的要求下,赵堃带记者走向站台,这个时候,室外的温度在-8℃,伴有微风。记者在站台上站了一会儿,就觉得全身冰凉,而赵堃却要在这样的环境下,从凌晨3时17分,一直要工作到8时30分许下夜班。“现在穿着毛衣和保暖裤,这个长款的羽绒服是单位发的,挺暖和,等天再冷的时候,上夜班就得穿羽绒裤了。”赵堃说。这个夜,对赵堃来说,是忙碌的,也是平常的。

采写本报记者 杨洲芬 摄影本报记者 钟清

○记者手记

跟在赵堃的身后,不快跑几步,就会被赵堃落下一大截。跟在赵堃身边的两个多小时里,记者几乎是一路小跑。赵堃说,很多突发情况都是不等人的,晚到一秒钟,事情有可能会变得更糟糕,上了16年的班,他习惯了这样的快步走。采访中,客运车间党总支书记郭小顺说,和各种各样的旅客打交道,客运员们自掏腰包解决旅客问题的情况时有发生。他们也设有“委屈奖”,虽然资金很少,其用意是鼓励职工们用自己的方式解决旅客遇到的难题。成年人走一万步大约能走7.7公里,而赵堃一个夜班就能走近4万步,辛苦不言而喻。也正是有了他们的坚守,才能让夜间出行的旅客更安全、更放心。

猫三国手游

天天闯江湖下载

沙城之战bt(送千元充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