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85-【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53:43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第八十二章回

走在外面的大街上,经过昨夜的一场大雨,空气变得特别的清新,只是再明

朗的天空也难以拂开我蒙在心上的灰尘。感觉人生真的很奇妙,它不会让你一直

径直地走下去,总会在突然的时间出现好几条分岔路口,一旦不小心踏错了一步,

整个人生的轨迹都会改变。

明明很清楚老虔婆是徐胖子的女人,但是我却还是忍不住输给了内心的魔鬼,

加上温阿姨,我都不知道该如何用什么面目去见徐胖子了。如若有一天徐胖子发

现这一切,我又将该如何自处呢?怕是我们十几年的友情会毁于一旦吧,如果真

的到了那一天,我也认了,即便要我向徐胖子磕头认错我统统都认了,我已经越

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了。

回顾起来,不仅仅是老虔婆,温阿姨,徐胖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我都

搞了,我甚至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没有放过,中间还趁人之危上了一个喝醉的美

熟妇,和自己的亲生姨妈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不知不觉我的罪孽都足以被天

打五雷轰,打落十八层地狱不足以谢罪。

老虔婆所在的城中村离我家并不算太远,可是我走着仿佛像是一个世纪那么

长,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和老虔婆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使得我回家的时间延迟

了一天,也让我心底更加的沉重。大街上人来人往,但似乎我是特别的一个,宛

似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如同黑白的幻境,只有我一个彩色真

实的存在着……

再漫长的路途也有走完的时候,不管我多么放轻步伐,多么想要逃避,该面

对的始终还是要面对。再次站在自己家门口,仿似一切都变得如此陌生,曾经我

是多么憧憬回到这个家,每天一放学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因为我知道一回到

家就看见妈妈冷艳的美貌,虽然妈妈对我不甚温柔,但是仍然给我十分温馨的感

觉。每天最幸福的时刻就是见到妈妈的那一刻,从内心深深的激动,爱恋眷恋的

心情一下狂涌出来,满满的幸福感我到现在都依旧回味无穷。

可是爸爸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对爸爸还是保留着一份

情感的,父爱如山,这份亲情的联系不是说断就能断了的。只是因为我对妈妈的

感情,爸爸的出现把我和妈妈的生活,以及好不容易妈妈对我渐渐放下了母子观

念的挣扎,都因为爸爸的出现给打落到解放前。使得我对爸爸的观感变得抵触,

抗拒甚至乎有些厌恶。因为在我的心底里面认为,如果不是爸爸的出现,我和妈

妈仍旧过得很幸福充实,都因爸爸的出现,对妈妈不知道说了什么话,才会让妈

妈突然改变了态度。

那「靖江」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爸爸一开口妈妈整个人都变色了。

我想不透这一切。从裤子里取出了钥匙,深呼了一口气,定住颤抖的手腕,

一鼓作气扭开了门锁,打开了门进去到里面。

家里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然而家里多了一个男人的生活气息还是有所

大不相同的,一些爸爸的生活用品还有鞋子,也使得我的呼吸变得凝重。就在此

时妈妈从我的房间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睡衣,似乎刚刚睡醒的样子,打着哈欠和

保留着惺忪的睡眼,刚走出来看到我顿时停住了脚步,朦胧的睡眼一下子变得精

神,顿时和我四眼相对。

好几天没有见到妈妈,妈妈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也对这是废话,才

几天能变到哪里去?只是以往冷艳的小脸,却是多了一缕淡淡的哀愁,在看到我

的那一瞬间,妈妈的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和喜色,但很快又压抑住了,再次变回平

常寒霜的冰颜。

「妈妈……」

「不要叫我妈妈,你还当我是你妈妈?你不是很牛气吗,跑出去几天几夜不

回家,你还有家吗?有本事以后都不回来啊」

「我……对不起妈妈,我只是有些不开心,加上好不容易考完了中考,出去

散散心而已」

「散心?」,陈淑娴这才想起当天她的态度也是恶劣一点,只是那件事一定

不可以让小枫知道的,而且她说好的承诺要给儿子一个惊喜,她也没有做到,还

有她丈夫说的事情……想到此她顿时没了底气。慢慢地语气暖和了下来,「这几

天过得还好吧,有吃好睡好么?」

「我……我这几天都住在儒沛的家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的语气怎么

突然软化,但我还是照直回答道。

「小沛的家中吗?……」,不知道为什么,陈淑娴忽然脑海中浮现出温婉婷

那个女人的身影,再看向我,一股莫名的情绪生出,不由得刚有所缓和的气氛,

顿时再一次板起了冰容。旋即连看我不看我一眼,望着阳台的方向走去。

额,这让我一度十分不解,怎么感觉妈妈一会这一会那的?刚语气才有所缓

和,怎么突然又变得冷漠起来。我连忙追上去,「妈妈,你这几天都在我的房间

睡?」

妈妈没有应答我的话,我继续问道:「爸爸呢?」

可是妈妈仍然没有理会我,走进了厕所。把我晾在原地不知所以然,这究竟

是搞什么啊,怎么搞得好像是我的错一样,明明我才是最委屈的受害者好吗?这

几天我经受了多少的折磨,就想着妈妈和爸爸的事情,我都快要疯了,怎么回来

感觉反而我做错了什么一样。

在妈妈这里得不到答案,我也只好自己亲自去房间查看了,回到我熟悉的房

间,貌似我才离开了几天,但给我的感觉仿佛已经过了好几年没有回来似的。我

坐到了床上,摸着上面还残留余温,与之淡淡印痕,看来妈妈这几天确实都是在

我的房间睡?这说明什么?说明妈妈并没有要和爸爸重修于好的意思,不然她怎

么会来我的房间睡?或者说妈妈心里面相比较爸爸,她更倾向于我,不知道为何

想到这我的心情顿然开朗,一扫这几天以来的阴霾。

然而看到这我还是不尽然死心,我还是想要看清楚妈妈的房间,是否爸爸在

里面,这样才能确定妈妈的心里面确实是倾向于我的。我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朝

着妈妈的主卧室而去,打开一道缝隙,果然看到爸爸睡在里面,刹那间我的心情

兴奋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果然,妈妈还是放不下我的,不然为什么她有主卧室

不睡,来我的房间睡,证明她并不想和爸爸同房啊。

「你在做什么?」

妈妈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耳边响起,我转过头来欣喜万分地看向妈妈,欢跃地

凑到妈妈的身边,一下子冲过来把妈妈从背后给抱住,「你这几天都是在我的房

间睡对吧,妈妈,果然妈妈你心里还是放不下我的」。

「松开——」,妈妈的脸上显出了一丝不自然,似是被戳穿了心里的想法。

不过她的嘴上依然冷冷地道:「这跟你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不想和你那个混蛋爸

爸出现在同一个空间里而已,也仅此而已」。

「我不管了,我太爱你了妈妈,呜嘛」,我兴奋之余抱着妈妈狠狠地亲了一

口。随即把妈妈硬拖硬拉,拉到了我的房间,就要对妈妈上下其手,却是被妈妈

给强硬推开了。

「你这小混蛋,你想干什么?」

妈妈怒斥地看着我。我一时间愣住了,「我……」

看到我的样子,妈妈叹了一口气,「小枫,到此为止吧,你爸爸也回来了,

我们之间的闹剧也该收场了,之前是妈妈不好,和你做出了不应该做的事情,我

们还是做回普通的母子关系吧」。

「你在说什么啊妈妈?你忘记我对你的感情了么?我不相信妈妈你对我没有

感觉,我……是因为爸爸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啊?你是在开玩笑的吧妈妈,你说

啊」,我急了,抓住妈妈的手臂呼喊道。

妈妈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却还是露出决绝的神色,「你叫什么叫,要是被你

爸爸听到怎么办?我没有开玩笑的,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们的相爱本就是错的,

更何况做出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先前是妈妈生气你爸爸一时冲昏头脑,

现在也该是冷静的时候,小枫……放手吧……」

「我不放!!」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妈妈你只是因为一时冲动,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

了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是不是那一天爸爸说的话……」

「不是,并不关那个的事,只是我觉得我们是母子,我们是不能,也不可以

相爱的」,我的话没有说完,妈妈就打断了我继续说下去。「好了,就这样吧,

妈妈等下要出去,我现在要换衣服,你出去吧」。

「我不信我不信」,我顿时陷入了魔怔。「出什么去?妈妈你的身体我有哪

里没有见过的?是不是我这几天没有回来也不报个音讯让你生气了?对不起妈妈,

我是那天你对我的态度和爸爸的出现让我十分不安,所以我才会做出离家出走,

想说让你紧张一下的,我……」

说着说着,我竟然癫狂地去拉扯妈妈的睡衣,瞬即去捏妈妈那连宽松的睡衣

都难以掩盖的硕乳。

「啪」

我的脸上印出了一张红红的巴掌印。妈妈扬起首向我投过来一道冷漠的眼神,

「你疯够了没有?」

「我……」,我捂住了我火辣辣的脸颊,难以置信地看向妈妈,只是妈妈眼

里的决绝告诉我,她并没有跟我开玩笑,她所说的话都是认真的。

「滚!!!」

我委屈地看着妈妈,心头也是一股怄气,眼眶里含着一缕水雾,看了看妈妈

最后一眼,气愤地冲出了房间,一甩家门而出。

见到我跑了出去,陈淑娴也终于伪装不住瘫坐到了地上,以往的冷漠高傲在

此刻统统不见,有的只是无尽的惶然。她也反问过自己很多次,这么做真的是正

确的吗?为什么母子之间就不能相爱?长久以来的传统观念就一定是对的,而母

子乱伦就一定是错的吗?仅仅用血缘和后代的基因就否决掉母子间的爱情。

心底传来没来由的剧痛,这时陈淑娴才发现,儿子小枫在她心里面已经占据

了如此重要的位置,不是血浓于水的爱溺,更不是母子间的羁绊,只是一个女人

因某些原因拒绝自己所爱男人的那种心痛。只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如果没有那件

事,或许她还能接受与儿子的感情,原本她也以为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可以隐瞒

一辈子的,但从她丈夫说出「靖江」两个字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终究纸还是包

不住火,隐藏得再深也会有曝光的一天。如果被小枫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她真

的不知道该用什么面目去继续爱下去,她不敢赌。

最终,她还是一个失败的母亲……

另一边,我坐在家附近小区花园中的一处角落,现在已经快要到中午了,晨

运的人们也早就回家煮饭做菜了,正当午的太阳透过茂盛的树叶,映到地上如同

繁星般的斑点,夏天的热风缓缓吹过,拂过我的脸上,却是带不走我的泪珠。

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长凳上,不懂妈妈为什么会如此决然,把我之前付出的

感情统统化作流水,就因为爸爸回来了吗?原来我在妈妈的心目中,只不过是因

为爸爸的出轨,她用来当作报复的工具,只是妈妈她想要人安慰的时候,我不过

是适时地出现在她的身旁。当爸爸回来,我就变得不重要了。

呵呵,原来我做了这么多的努力,也抵不过爸爸的出现吗?母子的血缘关系

真的就不能在一起吗?是不是母子真的就这么重要?为什么我们是母子就不可以

相爱?即便我做得再多也是无法让妈妈你放下道德伦理的观念成见吗?

不对,一定不是这样的,肯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令到妈妈拒绝我的。我忽然

抬起头,想起妈妈之前和我在一起的过往种种,那并不是逢场作戏,况且以妈妈

的性格,如果心里没有我,怎么会和我上床?

我越想越不对,妈妈的反应有些过于激烈了,而且更像是临时起意,好几次

妈妈的表情都浮现过犹豫,似乎并不想要拒绝我却又不得不这么做。对,在我一

开始抱着妈妈的时候,妈妈并没有太多的反感,如果妈妈真的是对我没有感觉,

大可马上推开我,是我把妈妈拉进房间后想和妈妈亲热,妈妈才会突兀变了一个

似的,对我说出那些话,想要借此让我死心。

想到此,我立马从长凳上弹了起来,往家的方向狂奔回去。冲回到家中,正

欲要问清楚妈妈的一切,为什么要拒绝我的时候?

一打开门,首先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爸爸,只见爸爸撑着懒腰从房间中走出,

看见我后扬起了笑脸,「是小枫啊?刚刚是你和你妈妈在吵架吗?怎么才刚回来

就顶撞你妈妈……」

「不关你的事,你不要来管我」,我撇过头去漠视爸爸,对于爸爸我心底还

是有着一股怨气的,在我看来如果没有爸爸的出现,我和妈妈现在想必过得不知

道有多好,正是爸爸的出现才导致我要以为步入正规的我和妈妈之间的感情出现

了变故。

「你……」

看到我这幅不服教样子,爸爸习惯性扬起手欲要打我。我立即直视着爸爸,

不闪不避,「你打呀,怎么还不下手?就照你以前打我那样打我啊,你有什么资

格管我?你都不要这个家了,你还回来做什么,去和你那个狐狸精快活啊」。

「我……唉……」,爸爸的手顶在了半空中,最后终究没能落下,爸爸的脸

上浮现出了一道难色,欲要说什么却又噎了回去,叹了一口气收回了手臂。「对

不起小枫,是我对不起你和你妈妈,对不起这个家,我……」

「别以为你装下可怜我就会原谅你,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但我不原谅爸爸,真的只是单纯因为爸爸出轨,背叛了这个家庭吗?或许吧。

说完后我就冲着回我的房间,迫切地想要见到那位在我心目中最重要的可人

儿,想要问清楚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如此决然地放下我和她之间

的感情?

只是我回到房间去,妈妈已经不在我的房间里面了,我又跑出来到家中的各

个房间厨房厕所,一个一个找了遍,这时爸爸的声音响起。「你是要找你妈妈是

吗?她刚刚出去了」

我秉然地看向爸爸,表情掠过一丝动容,可是仍旧没有给爸爸好脸色看,微

微侧过脸颊问道,「你知道妈妈去哪了?」

「不知道,她没有跟我说,只是看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所以我才想问刚刚

你是不是和你妈妈吵架了?」

「不关你的事」,说着我就要走去家里的电话座机那里,可是拨打妈妈的电

话都是关机的。电话打不通人又没说去哪,就算我想去找茫茫城市也无从找起,

无奈之下我只好留在家中等待。

于此我便向着我的房间走去,过程中只是冷冷地扫过爸爸一眼,「砰」的一

声,把房间门给关上了。余下爸爸一个站在客厅,望向我消失在房间中的身影,

很多话哽咽在喉咙,最后也只好神情复杂地唉出一道叹息,终究他都是没能说出

来,默默地走开了。

我坐在了床上,用手轻轻拂过妈妈适才睡过的地方,微微的凹陷似是印出了

妈妈的身形。虽然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余温早就没有了,可是我仍然当作妈妈在

床上,我也默默地躺下去,望着天花板想着妈妈,想着和妈妈睡在一起的场景,

想着和妈妈做爱,相互爱拥缠绵交融……与之和妈妈一起幸福开心的回忆……

可能是这几天劳累徐胖子的事情加上一直在忧虑爸爸的出现,和妈妈的态度

转变,不安的预感,种种的负担让我的精神已经是疲惫不堪的了,竟想着妈妈的

事情,想着想着不自觉地睡着了。

再到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摸了摸肚子才发现我好像从昨晚到现在

都没有吃过东西,早上从老虔婆那里跑出来,也都什么也没有吃,快要十几二十

个小时,不饿才怪。只是我刚欲要走去门口,突兀想到爸爸在外面,我却是停住

了正要扭开门把手的手腕,似是钻了牛角尖一般再次回到床上坐着。

「叩,叩,叩」

就在此时,房间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了爸爸的声音,「小枫,出来吃点东西

吧,你今天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不用了,我不饿,也不想吃你做的东西」,我仍旧硬气地说道。

「别跟自己的身体怄气,你现在在长身体呢,不吃饭是会营养不良的」

「不用你管,我就算饿死了也不关你的事」

「你这孩子……唉,算了,我做了饭菜在桌上,你等下饿了自己出来吃,记

得出来啊」

说完爸爸的脚步声慢慢走远,我仍旧无动于衷地坐在床上,任由着肚子「咕

咕」「咕咕」的响。直到我听到外面传来了妈妈的动静,得知是妈妈回来了后,

立马从床上跳下去,冲出了房间。

只见妈妈风尘仆仆地从外面回来,还是如往常一样一身正装,无论多么热的

天气都一如既往地穿着女式黑色西装外套,以前我觉得很奇怪,也曾问过妈妈,

可是那时妈妈回答得有些笼统和敷衍,不过自从和妈妈发生了关系后,我才知道

不是妈妈愿意穿得这么厚,而是她不得不穿,如果没有多加一件外套的掩盖,妈

妈的那对傲人的豪乳早就弹出来了,作为一间市重点中学的校长,若是每天顶着

一对大奶牛去上班,你让学校里的学生老师们怎么想?光是那画面想想都觉得羞

窘。

我的出现让妈妈的视线有些闪躲,看到我在家里妈妈的眼底划过一道不易察

觉的喜色,只是很快就一闪而过,如同之前漠视爸爸般冷漠地从我面前走过。我

嘴唇微颤,刚想要叫道:「妈妈……」

「老婆你回来了?我去帮你把饭菜热一热,正好小枫也没有吃,你和小枫一

起吃吧」,爸爸的声音适时地出现在我的身后。

听到爸爸叫她「老婆」,妈妈的眉头微微一蹙,淡红的樱唇轻轻一动,似乎

想要回驳什么,却是看到有我在场,便没有多说什么。冷冷地撇了爸爸一眼,

「不用了,我在外面吃过了」,随后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妈妈……」,妈妈经过我的身边,我眼眉一挑想要叫道,却是被妈妈一个

冷眼给噎了回去。

见妈妈不领他的情,爸爸只好转身过来对着我说道:「既然你妈妈已经吃过

了,那小枫你去吃一点吧,爸爸做了这么多菜,不吃多可惜啊」。

「觉得可惜你可以拿去给那个狐狸精吃啊,我不介意的」,说完我也转身回

去了我自己的房间。

我没有理会我的话会不会伤害到爸爸,他既然做出这样的事就怪不得别人说

他,只是我真的有资格说爸爸吗?我又何尝不是对妈妈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情,

我只不过是想要借此站在道德制高点,来令自己心里好过一些,减少一些罪恶感

而已。说到底爸爸不过是出轨罢了,而我和妈妈却是真真切切的乱伦,要是让爸

爸知道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曾经滚过无数次床单,他儿子都不知道在他老婆的阴

道里灌注了多少的精液,如果爸爸知道这一切,怕是不会因为出轨的事情对我和

妈妈有愧疚,觉得欠了我和妈妈的,对我们忍气吞声。

我也不知道在房间里静坐了多久,直到听到爸爸出门的声音,我才悠悠地下

了床走出房间,查看确定爸爸是真的出去以后,回身朝着书房走去。按照习惯这

个时间妈妈一般都会在书房里工作或者看一些资料,我拉开了书房的门,直接走

了进去,果不其然妈妈正在用着电脑键盘像是在敲打着什么东西。

「妈妈……」

我向着妈妈呼了一声,妈妈头都没有抬看我一眼,继续做她的事。我不甘心

地走到妈妈的跟前,「妈妈,你真的要这样吗?」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时妈妈终于扬起颌首,虽然语气不是很冰冷,

但是没有感情的平淡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我是你的妈妈,我们

之间注定是不能在一起的!!」

「那你之前怎么没有这样说,在爸爸没有回来之前,我们做爱的时候,你不

都没有拒绝我吗?证明妈妈你的心里面也是有我的对吧?」

「以后做……什么做爱……的事情不要再说了,之前是妈妈一时糊涂也因为

你爸爸和那个狐狸精的事冲昏了头脑,和你做出了……违背伦理道德的丑事,你

知道我们这算是什么吗?母子之间的畸恋,是不能被允许的,况且妈妈最近的工

作到了一个紧要关头,一定不能出现任何错误,要是妈妈和你的事情被人知道了,

妈妈的前途和你的前途都会毁于一旦的」

「如果仅仅是为了妈妈你的工作,我可以忍,我可以做出任何配合……」

「那不同,你以为妈妈作为市一中的校长很风光吗?几乎每一步妈妈都走得

如履薄冰,踏错一步都会万劫不复,如果这时候妈妈的风评出现问题,就整个一

起玩完了」

「呵呵,工作,工作就这么重要吗?当不当市一中的校长对你就这么重要吗?

重要到放弃掉我的感情?」

「随你怎么想」,对于我的误解,妈妈也不打算反驳,转过头对向电脑,打

算不再理会我。

「我不相信,妈妈,我不相信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感情当然有,但只会是普通的母子之情,以前是,从今往后也是」,妈妈

被我强硬从椅子上拉起来,却是丝毫不怯地看着我的眼睛,斩钉截铁地道。

「我不相信,我不会相信的,妈妈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啊,说起来我

们可以一起面对」,我带着哭腔,泪水已经涌了出来。「快说啊,说你是因为有

其它原因才选择狠心放下我们的感情的,说啊妈妈」

「我……」,看到儿子小枫这般歇斯底里的呼喊,陈淑娴眼底掠过一丝不忍,

只是下一秒她下意识手摸到她阴阜的位置隔着套裙,很快又变回了决绝。对,陈

淑娴,你一定不能心软。「我没有什么苦衷,你觉得有什么能胁迫得了妈妈的?

小枫,以你的条件,以后肯定有大把女孩子喜欢你,何必执着妈妈这么一个老太

婆呢?」

陈淑娴她也不想说得这么决然,只是她知道如果不趁这个机会让儿子小枫对

她死心,她也不知道下一次她能不能下狠心拒绝他,单是这一次她都不知道下了

多大的决心才把话说出口,还有下一次,她真的不敢保证,不敢保证她会不会心

软。

「不,我谁都不会要,我就要妈妈你,就算全世界都反对,我仍然会爱着妈

妈你的,我是不会放弃的」

有那么一刹那,陈淑娴狠心冰封起来的心湖,竟有一丝破裂的征兆。除非是

真的没有感觉,不然任何一个女性听到这句话都不免得感动。陈淑娴她也不例外,

虽然很简短,但是在自己心爱的儿子口中说出,而且是对她说的,她真的感觉整

颗心瞬间被填满了,甚至有过一丝的冲动,想要打退堂鼓冲上去拥抱他,拥抱那

个让自己从心底深深感动的年轻面貌。可是她不能这么做,隐藏在她心中的那件

事,她不想她在自己儿子的心目中留下什么污点。她唯有决然,更加决然地狠下

心来。

「小枫……」

突兀间我看着妈妈的身形,想起了曾经和妈妈在床上交合的场景,骤然我一

个箭步冲上去,把妈妈按到墙上,试图强行亲吻妈妈的脸颊和香唇。妈妈被我突

然的举动给吓愣住,随即反应过来想要把我推开,拼命地在我怀里挣扎。

「你……你要干什么……」,妈妈不知道哪来的一个大力把我真的推开了,

略显心悸地看着我,不敢置信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仿佛着了魔怔,「我要证明妈妈你是爱我的,证明妈妈你也是对我有感觉

的,网上说身体是人类最不会说谎的地方,如果妈妈的身体对我产生反应,妈妈

你就不能反驳我了吧」。

「不要……」,看到像是失去理智一样的儿子,陈淑娴害怕了。她不是害怕

儿子强奸她,而是害怕真的如同儿子所说的,她的身体会对儿子产生反应,这个

她从来都不会怀疑,有时候她洗澡的时候想起儿子雄壮的身体还有那下半身……

她都会不自觉湿了,何况是儿子要真的强行上她。

就在陈淑娴以为要败露的时候,书房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顿时陈淑娴像是

看到了救星。「小枫,你爸爸回来了,你快,快出去」。

听到「爸爸」两个字,我顿即清醒了过来,见到妈妈惊慌的样子,才惊觉自

己刚刚实在太过于冲动了,朝着书房外面走了出去,离开前望向妈妈一眼,似乎

在跟妈妈说,我不会放弃的。

出到外面正好遇见爸爸从外面进来,爸爸看到我便迎出笑脸,「小枫啊……

吃了饭没有啊,爸爸买了些蛋糕回来……」

「不用了,我不饿」,我狠狠地抛出一句,便回到了我自己的房间。留下爸

爸一个独自尴尬。

而在书房中的妈妈,看着书房的门合上,她彻底瘫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

整个人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刚刚如果不是她丈夫回来,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

收场,她儿子对她百般拒绝仍然没有放弃,说实在的她心里也是有一点点小高兴,

可是再这样下去不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不行,她必须要想出一个

办法让儿子彻底死心才行。

她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是正确的,但她也只能想到这样做了,唯有这样到时

候就算事情曝光对儿子造成的伤害也不会这么大。她努力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

是为了儿子小枫,她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伤害到他的,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亦然要怎么才能让儿子小枫死心呢,儿子对她的感情她很清楚,她不也是因

为儿子的这份执着她才慢慢放下心中的芥蒂,放下了道德框框的束缚,放下了母

亲的身份,和儿子真正走到一起的么?

陈淑娴吐出了一道香兰,坐在电脑前心思却不在上面,突然她听到了外面她

丈夫的声音,骤然灵光一闪,或许可以这样……

守护雅典娜下载

左右三国下载

凡人修真最新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