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封存多年的灵异事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24:45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先说说我身边的真事吧。

一、母亲告诉我的灵异事件

我母亲在乡下老家养胎,家门口经过一个背着麻袋的算命先生,那个先生在我母亲面前站定,起了一卦,也不管我母亲是否愿意听,就说道:家中长子3岁,肚中小儿生于龙年,龙月,龙时,天子命活不过3岁,家中长子阴月阴时生,两子相克,需注意远避石灰,山土,犬类。 结果这个算命先生被母亲骂骂咧咧的赶走。时隔多时,母亲也淡忘了。

那年我6岁,我弟弟3岁生日,因为弟弟吵着要吃红烧肉,家里正好也没有酱油,于是父亲就出门去买了,临走前还交代我说要照顾好弟弟。我们在城市里住的房子前有个陡坡,坡边有一个放杂货的房子,房子顶上只是粗糙的盖了一个石灰粉的顶。我和弟弟在门前玩蚂蚁,不知道是谁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转身,就听到背后“啊”的一声叫,转过头却再也没有了弟弟的身影。我愣在原地,直到一个在晒衣服的邻居看到后,把父亲喊回来,才知道,弟弟出事了。头部被钢筋刺入奄奄一息。送到医院,只支撑了几天便去了。有天晚上母亲做梦梦见弟弟,说弟弟找不到家了,想母亲,希望母亲接他回家。从医院回来后,我们确实搬家了。母亲和父亲说了之后,决定不立牌位,不立坟,因为听人说小孩死后回来,只会让家宅不宁。

从那天开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内疚没有照顾好弟弟,而导致了我经常会无意间看到模糊的白色影子。无法用文字去形容的影子,白色的,很模糊,就像透过油布纸才能看到的白影,不高不大时隐时现。

二、奶奶告诉我的灵异事件

有一年清明在老家拜祭祖宗,我那时候8岁,跟堂弟在楼上玩弹珠,楼下大人忙着做饭,摆台位。(我和堂弟玩的正开心,一颗弹珠卡在了木质地板的缝隙里,我抠了半天才抠出来,透过缝隙,我看到很多人坐在凳子上吃东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也不怕脏,就这么吃到嘴里,还有一个人居然抬头看上来,还咧嘴笑,我当时吓哭了。—这个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到现在都忘不了)奶奶听到我的哭声,从旁边房间过来抱起我安慰我,不管她怎么劝我都一直哭。然后所有人拜祭完祖宗,准备吃饭。我死活都不肯吃,嘴里一直喊着:“脏,不吃。脏,不吃。”结果还被我爸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打。

8岁那年奇奇怪怪的事发生了很多,半夜里总是莫名其妙的睁开眼睛,总是莫名其妙听到有人叫我,走夜路莫名其妙的被人拽衣服,在外面玩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被什么绊一脚,半夜睡觉及时身边躺着人,浑身上下依然感觉到阴冷。和小朋友游泳去,结果差点溺水,脚下莫名其妙的被什么托起直到岸边。在路上走路被车撞,落地的时侯感觉不到痛,却有种像棉花被子一样的触感,及时我被撞出去20多米,依然无事。

三、母亲告诉我的灵异事件

12岁我差点被学校开除。荒唐的事是这样发生的:

正在上课,静悄悄的,我突然一声大叫,指着讲台喊,别过来,你出去。喊得撕心裂肺,很多同学都被吓哭了,很多学生家长赶到学校里来,吵着见班主任和校长,逼我换学校,后来这件事由校长出面平息了。我记得了,那是因为我看到一个影子趴在老师讲桌上,看不到脸,“它”就这么慢慢的出现,然后靠在桌子上,我很好奇这是什么东西,很仔细的看了很久。但是当我发现“它”慢慢“走”过来,我慌了,拽起圆珠笔就站了起来大喊,直到我喊完你出去的那一刻,白影不见了。那天,是我第一次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尿了裤子。 母亲来学校的时候很尴尬,向老师,同学家长和校长一直鞠躬,我却只有在课桌上默默的哭。

经历过12岁那年见鬼的事之后,我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隐隐约约的看着白影。巷子里,KTV,公共卫生间,窗户口,人行道,学校。

渐渐的,我到了上初中的年纪。

四、同学和我一起经历的灵异事件

我们学校组织班级黑板报比赛。我和我同桌被班主任选出来负责这一期黑板报比赛的搭档,我是艺术生负责画画,他是写书法的,负责写字。上课的时候肯定是不允许做这些事的,于是我们就商量好,吃过晚饭来学校。当我们在学校集合的时候,还能看到我们3楼这一层有4个教室是亮着灯的,估计是别的班也在赶黑板报吧。我们俩在教室里不停的画着写着忘了时间。有点累了,两个人就坐下来聊天,什么动画片,好玩好笑的事都聊。当我们聊的正开心,我们同时看到教室门口闪过一个人影,速度很快,在走廊窗户墙那却一直没看到那个影子再出来。开始我们以为是别的教室的人偷看我们的成果,于是打算出去赶走他。但等我们出了教室门,走廊上空无一人,但却在楼梯口的位置听到“嘻嘻哈哈”的怪声,还有脚踩着楼梯的声音。当时我们俩都懵了。大喊着:“鬼啊!”就跑出了大楼,一口气跑到门卫那边,回头看去,整个教学楼就我们的教室亮着灯。 虽然我们的黑板报获得了全校通报第一名,但是这件事,就只有我和他知道,并没有泄露出去半个字。

五、上高中时的灵异事件

在初中的时候我曾梦见过自己高中开学第一天的事:我和我爸站在小卖部门口准备买席子和日用品,一个学生被老板娘推出店铺,说是这个学生偷了店里的东西,然后很多人围观,那个学生最后跑了。我和我爸回到宿舍,打开宿舍门进去,里面有3个同学,一个叫胡XX,一个叫王XX,一个叫苏XX。中午吃完饭,我送我爸去了校门口,却遇到了小学同学,于是两人打完招呼后去球场打篮球,我完成了一个有史以来最牛B的扣篮。

梦说到这,再来看现实。

高中开学第一天,我和我爸到班主任那交了钱,领了书,然后被学长带到宿舍。由于是第一次住校,我也没准备席子和日用品。所以和老爸去了学校小卖部。刚准备进店铺,一个同学被老板娘赶了出来,说这个同学偷东西。我的脑子像被电了一下似的,我当时在想,这一幕我是不是在哪见过??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个同学骂了一句:“偷什么了我?王八蛋”我居然和那个人同时说出这句话,我老爸在旁边看的直发愣。买完东西到了宿舍,推门一看,已经有三个同学在里面了,一个姓胡,一个姓王,一个姓苏。。。然后送我爸出了校门,回来路上遇到了小学同学,我们去了篮球场,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弹跳力,居然单手扣篮,还把篮筐都扣歪了。这也成为了之后3年学校热聊的话题之一。

不想再经历的灵异事件(中国灵异网编辑配图,图文无关)

高中生活已苦嚼书本为主,很无趣。唯一能提得起精神的可能就是那些诡异的事件。

我是肯吃苦的艺术生,经常会在画室里呆到很晚才回宿舍。埋着头,带着耳机,完全不出声的画着,也经常会有画友陪我到7.8点才回宿舍,但我一般都会画到8:30才会回去睡觉。

马上要临近学校成立20周年,我准备在20周年画展上展示一下自己的水平,挣个光什么的。于是每天课余之后我就会跑画室里闷头画画。那天MP3没电了,整个画室里之剩下铅笔在画板上“唰唰唰”的声音。我突然觉得很困,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看了看手表,才8点。可能几天奋战下来,身体确实有点吃不消了,我伸了个懒腰开始收拾工具箱。收拾的时候我听到画室角落有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我抬头穿过乱七八糟的画架瞟了一眼,什么都没,于是又开始收拾。当我收拾完毕准备关画室灯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让我全身上下竖起鸡皮疙瘩的笑声。当时我的心情不用想了,心里无数草泥马跑过,扔下所有东西,我连滚带爬的冲出教学楼,直到到了宿舍,我脑子里还回荡着那个笑声。最终,我和画展无缘,因为我一病就病了2个月。

距离高考还有半年的时间,我们艺术生有特权,这半年时间可以去校外学画画。我的画画老师带着其余的同学去了别的地方,而我留下来,打算花重金去找美院老师学画画。之后那半年发生的事,简直是我高中时代的噩梦。

我的画画老师姓侯,是玉皇山下画画培训班的老司机。

我们202个来自中国各地的学生都被安排在了浙江之江校区画画。老侯很体恤学生,经常给我们吃补食,给我们安排老师上课,不想我们文化课在高考的时候脱节。我的宿舍加上我共6人,我们这202个学生住在一栋只有4层楼的宿舍里,灯光昏暗,四周的几个宿舍楼都是空着的,没人住。我挑三件事出来说说,其他琐碎的事我也就不提了。

1、第一件事,是发生在半夜。

那天,临睡前我们关好了阳台门,窗户和大门,因为老师叮嘱过晚上要起风,叫我们关好门窗注意保暖。半夜,我突然睁开眼睛。四周黑漆漆的,只有一点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我感觉我的脚有点冷,因为我睡觉的地方刚好正对着阳台门,有风的时候,我总能感觉到。我抬起头看了一眼阳台,我草,门是开着的。后来想想也许是哪个同学起来上厕所吧,因为我看到阳台厕所有亮光,没细想准备睡觉。再闭眼但是怎么也睡不着,于是,我也爬起来,准备上个厕所。我们的阳台是没有挡风窗户的,正对着看出去就是那一栋栋没人住的宿舍,晚上不开灯的情况下,看起来还是很恐怖的。我敲了敲厕所门,问谁在里面,没人回答。又敲了敲,还是没人回答。我心说可能是某人正大号呢吧,那就不打扰了,刚想回床上继续睡,厕所灯灭了,但是,等了很久没人出来。我越想越不对,于是冲进房间关上阳台门,钻在被窝里直打哆嗦,模模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我问起半夜谁上厕所,一个个都说没醒来过。

2、第二件事,是和宿舍朋友出去玩游戏,半夜回宿舍。

我们一行7个人,从转塘上完网吧回来都半夜了,学校大门不让走,我们只能翻学校后门,因为那边离宿舍近。我们7个人有说有笑的走着,其中一个说要方便一下,我们笑话他随地大小便小心撒到鬼身上遭报应,完了就继续走。等我们翻过墙后,听到他喊了一句: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我们虽没停下来,但是脚步放的很慢,眼看就要走到宿舍楼了,那小子都没跟上来。这条路没路灯,黑漆马虎的,我们怕他出了什么事,于是又原路折回去找。等我们走到后门的时候都吓住了,只见那小子头和双手朝下挂着,脚笔直的钩在墙上,一声不响。我们6个人用尽全力都拉不能把他从墙上放下来。还好,我们中有个人灵机一动说叫大伙朝天吐口水,口水之后,那小子全身一软挂了下来。 我到现在都不懂,为什么我们6个大男人拉不动他,但是口水吐完他却下来了。。。那个同学神情恍惚的和他父母走了,这件事我们也渐渐不再提起。

3、第三件事,这件事是见了血的,还疯了一个同学。

我们的画室没有卫生间,只有离画室不远的树林里有一个。因为林子很黑,很潮湿,一个人基本上都不会去那边,都会选择结伴去另一个教学楼上厕所。老侯不喜欢学生抽烟,抓到的基本上会受惩罚,所以画室楼道不再安全,有些人会偷偷跑到楼下去抽烟。有一天,2个学生跑进了林子里那个公共厕所抽烟,过了10来分钟,其中一个学生满脸是血的跑进画室,喊着救命。等我们到林子的时候,看到一个学生躺在地板上大口呼吸着,脸上身上都有血,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很恐怖。卫生间的镜子上有血手印,地板上,厕所门上都有,胆小的女生在惊呼,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老侯把跑回画室喊救命的那个学生拉去问话,我们才偷听到事情经过: 2个人去抽烟,然后其中一个肚子痛,说要上厕所。一个在外面等,一个里面方便。过了一会儿,方便的那个同学对着外面喊了句没带纸,过了一会儿又说了声谢谢。冲完厕所出来后,他看着外面等他的同学有点发愣,他问:你不是也在上厕所么?怎么出来那么快。被问的人说:神经病,谁上厕所了,我一直在门口等好不好。 这话没说完,那上完厕所的同学就有点不对劲了,扯着衣角一直嘀咕说:那他是谁,他是谁?转身跑过去一个个厕所门被打开,里面空无一人。然后他又嘀咕:怎么没人?怎么没人?明明有人的啊。说完他又哈哈哈哈自顾自的笑起来,又是头撞墙,又是抓自己身上的肉,搞得自己全身都是血。另一个同学吓傻了,见抓不住他就赶紧跑回来喊救命。

说到这里,我很想休息一下。有点不愿意继续回忆下去了。

六、我经历的灵异事件

再说2件事,我就不说了,草草结束,对自己也好。

1、我的亲身经历

小时候每年放暑假,寒假我都会去乡下舅公家玩,他家在全村最高的山头上,孤立的一家,全家4个女儿,都嫁到镇上去了,家里就2个老人,只有过节和放大假的时候家里才会显得很热闹,几个女儿都会带着孩子上山来玩。舅公是个很严肃的老人家,但是他和舅婆对我都很好。他家是那种2层的水泥墙楼,里面的装潢都是木制的,楼上有3间房,楼梯边上也有一张接待客人的床,白天太阳很少照到屋里,显得古老阴森,尤其是2楼。舅公是去年去世的,得的是胃癌晚期,从他去世那几年,在他的家里,我总会感觉到不安,即使有人在我身边聊瞌,打牌,看电视,我都会不自然的看着灶台上的楼梯,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又或者有什么东西和我对视着,直觉告诉我,那个是舅公。

记得15岁的时候也是放假,我一个人坐在门外的空地上晒太阳,舅公一个人去了山后的田里,舅婆在屋里忙着张罗着吃的东西招待客人。空地下面是一条很窄的黄泥道很少有人经过,我从上面傻傻的看着下面发呆,享受着太阳的暖意。不久,我听到有唢呐的声音由远而近,我望向路的右边,一群人抬着一口棺材慢慢接近着,发黄的纸钱一路撒着,哭喊声配着唢呐声,无比的凄凉。直到棺材抬到我可以平视的位置,一种很强的压抑感直直的撞击着我的心脏,当我快透不过气的时候,小阿姨从屋里冲出来一把把我拉进门里对我大声说:不能看。晚上吃完饭,我才从几个阿姨嘴里听到,白天路过家门口的那个棺材里躺着前几天溺水死了的小孩子。我那时候不懂为什么看到那口棺材会有一种莫明的压抑感,你们看了也许会说我胆小,被吓到了,说实话,那不是被吓的,而是脖子被一双手从后面掐住了。

过了几天,阿姨们都下山回镇里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2位老人。白天,2个老人都起的很早,吃过早饭都去了田里,就剩我一个人在屋里。我一个人在空地上玩,追的鸡鸭鹅到处乱窜,无聊了就跑到后山的小池塘里扔石头,直到肚子饿了才跑回屋里,如果2个老人还没回来,我自己是不敢进门的,因为,我能感觉的到屋里有种不祥的东西。离开学的时间很近的那几天,在一个无风的晚上,我从噩梦里醒过来,擦着满头的冷汗,直直的看向窗外,恍惚间,我看到一个人影一样的影子趴在窗户上,一个小孩的影子,我颤抖着发不出声音,把头慢慢的埋进被子里,四周很近,我能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和狂乱的心跳声,左边房里是舅婆说着喃喃的梦话,右边房里是舅公的鼾声,过了好一阵子,似乎没有发生什么事,我把头慢慢的探出被窝看出去,窗户上的影子不在了。正当我呼出安心的一口气时,一阵风把房门吹开了(那时候的木头门都没装插销的,只要用力关一下就能牢牢卡住,门上只有一个开启用的绳头),随后是木头地板嘎吱嘎吱的脚步声,很轻但是直刺入我的耳膜,还不时传来一个小孩的声音:陪我玩吧,陪我玩。当时我真的被吓到了,大声的叫起来(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壮胆),我猛的从床上跳起来,在床头拉开电灯的开关。。。屋子里就我一个人。舅婆和舅公被我的叫声惊醒,都跑到我房里问我怎么了,我哭着说不出话,身子不停的颤抖。后来我随我舅婆去了左边的房间睡觉,才算睡塌实了。

2、我舅公去世后的灵异事件

上面的事还算是轻微的了,下面要讲的是我舅公去世后的事。

我已经记不得那时候是几岁了,舅公被检查出来得了胃癌,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只能躺在床上了,那时候的他瘦的皮包着骨头,很难说出话来,想起一直以来,舅公对我都很好,我那时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舅公去世的时候我还在外地读大学,不能赶回去送他,这件事一直是我最难过的。那以后,山上的舅公家,只剩舅婆一个人了,4个女儿觉得不能留一个老人家在家,大阿姨就觉得挟姨夫和自己的女人在家住下来。

家里的顶梁柱去了,就不停的出事。先是大姨夫得胃癌去世了,三姨夫一直健康的身体突然发羊颠疯(后来治好了),小阿姨因为舅公去世的前不注意饮食时间,也得了胃癌(但还好发现的早,又保养的好,现在没事了),今年的时候舅婆也得了胃癌去世了。记得舅公去世后的几年,我爸妈因为上了年纪,爬山拜年的事都交代给我和我妹妹。每年拜年去舅公家,我都会很不安,因为我总是觉得屋子里有什么,但是总是不知道那种感觉为什么从小时候到现在一直都存在着。有一年,我妹妹因为要中考,留在家复习,我一个人去了舅公家拜年。因为要爬山,我到舅公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了,早上来拜年的人吃过午饭走了,屋里只有舅婆,大阿姨和她女儿,还有几个不怎么熟悉的客人。舅婆苍老了很多,但还是麻利的张罗着饭菜,我捧着大阿姨刚泡好的热茶走到门外的空地上,几年下来,这里的环境变了很多,门外左边建了一间澡房,房上立着太阳能热水器,再过去点,就是小时侯不小心滑到池塘里的竹林,风拍打着竹林,发出沙沙的声音,门外的右边,是猪圈和厕所,房屋右边的小门出去是后山的小路,站在小路上可以平视2楼的窗户,2楼黑黑的,什么也看不到。晚上吃过饭,几个住在村里的客人打着矿灯结伴回家了,我和三姨夫一家在大厅沙发上看着电视,大阿姨和她女儿在收拾着桌子,舅婆在灶台那边洗着碗。我吃着舅公家自制的白软糖,不自觉的眼睛撇过灶台上的楼梯,我停止了吃的动作,警惕的看着楼梯,一种莫名的压抑感又来了,总觉得被木板挡住的那段阴影里,有什么东西看向我们这边,我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勇气,马上回过头,往三姨夫坐的位置靠拢过去。晚上睡觉了,我和三姨夫一间房睡在各自床上,这次还是照旧睡在中间那间,右边是舅婆,大阿姨和大阿姨的女儿,左边是三阿姨和她的女儿。外面没风,静静的,我想已经过了2个小时了吧,我总是翻来翻去睡不着,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瞥向上面的天花板,因为我感觉到那种压抑感又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的有了睡意,一个物品掉到地上的声音把我吓醒了,我屏住气仔细的去听,听到“沙沙”的物品拖地的声音,我不敢去承认我听到了这些,双手紧紧的把耳朵盖起来,我宁愿听到的是什么小动物叼着东西在2楼大厅里爬过,但是,如果是小动物,声音会那么沉重么?两边的房间里是睡熟的声音,三姨夫睡的也很沉,仿佛这个屋子只有我一个人和房外的那一个。。。醒着,那一个徘徊在屋外跺步的声音。一个晚上,我都没有睡过,早上起来,2个大大的黑眼圈证明了我昨晚是怎么度过的。

我好几次都和家里的人提起过这件事,我和最亲密的母亲说出我的想法,我说那个声音可能是舅公的,他去世后一直不放心家里的人,所以这几年一直留在那里。家里的人都说那只是我的幻觉,都没有去重视。从那以后的几年,都是我一个人去拜的年,偶尔还是能感觉到屋子里沉闷的压抑感,但晚上再也没听到过诡异的脚步声,就次我渐渐的淡忘了那些被家人否认了的事情。直到今天6月,舅婆去世了,得了胃癌。因为公司里工作的关系,我也没能赶上见她的最后一面,心里很难过。但意外的从我妈妈嘴里听到了这样一件事,我母亲是从来不说谎的,她说她和几个阿姨守着舅婆最后一天的那天晚上,听到灶台楼梯上有个声音,“砰`砰`砰,砰`砰`砰”原地跳的声音,吓的她们几个紧紧的抱在一起。楼上当时没人,怎么会有那种声音呢?声音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才消失了,6号早上6点,舅婆走了。而当时的那个声音是5号晚上0:00开始的。

舅婆走后,几个阿姨准备了追悼会,那天早上我去了,看着舅婆被放在大厅里,盖着被子,脸上盖着白布,透过被子的缝隙,我看到了舅婆瘦小的脚掌。一进门,我拿了香在舅婆床边跪下拜了拜,插完香站在妈妈身边安慰着(妈妈很小的时候就在舅婆家里生活,也算是舅婆半个女儿了)。直到吃过豆腐饭,我因为是请了半天假来参加追悼会的,早早的走了。7天以后,妈妈回家满面的憔悴,她把我拉到房里,轻声对我说:儿子,你跟我提过的那件事,是真的。我不解,她继续说,道士在超度舅婆灵魂的时候,妈妈让道士帮着算算舅公家屋子里是不是有什么,道士在算卦的时候眉头一皱,接着摇摇头说道:为什么不能安心的走呢?害的家里乱遭遭的。原来,道士算出的是舅公去世后,因为不放心家里的事物,留了下来,长期在2楼游荡。一听到这些,未尘封的那些压抑感终于得到了解脱。

我挺相信科学的,可是从小打到经历过那么多灵异事件,我只想问,这些用科学来解释是因为我发神经病了么?

仙灵外传

铸剑手机安卓版

神曲世界手机版

商战创世纪满v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