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78-【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09:19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第七十八章塑身衣后续

「桀桀」,我靠在温阿姨的肩膀上,表情极为淫荡地笑着。

「温阿姨,你真好」。

「我看啊,就是对你太好了,你才会得寸进尺,就应该像你妈妈那样,看你

还敢乱来不?」

尽管嘴上是这么说着,温阿姨的身子却在纵容我的放肆,甚至还调整了下,

方便我的小动作。

如果说妈妈比较像是一位传统的妻子的话,那么温阿姨就是体贴温柔的情人,

在不给你造成任何困扰的情况下,她能给到你在妻子那边得不到的知心的感觉,

就犹如投进了母亲的怀抱,感觉到很温暖很舒服,无比依恋想要永远腻上的这种

感觉。

无疑温阿姨就是给到我这样的感觉,甚至让我有种错觉,就算我能离开妈妈,

也离不开温阿姨的恍惚。

当然了,妈妈我是肯定不会放弃的,这也证明了温阿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和妈妈一样是不可欠缺的,离开了谁都不行,光是这一点不管怎样,我这一辈子

就是赖上温阿姨了,如果谁敢从我身边抢走温阿姨,我就跟谁拼命。

我靠在温阿姨的脑后垂,嗅着那成熟迷人的芬芳,双手搂住了温阿姨的水蛇

腰。

「我爱你,温阿姨——」

声音没有很大声,相反非常地细腻我说的这一句「我爱你」,可是就在她的

耳旁说出来,她怎么可能听不见。

一瞬间温婉婷整个娇躯都微微颤动了一下,虽然她已不是第一次听见她身后

的小情人说出「我爱你」

这句话了,但仍旧让她的内心从心底深深的触动。

有时候情话不在于多不在于有多感人,而是在于说出这句情话的里面倾注了

多少真心多少感情,就像唱一首歌,无论唱得好不好听,但唯有用心把自己的心

唱出来,才能真正感动别人。

「嗯……小枫,我也爱你……」

在温阿姨欲要起身把塑身的紧衣裤脱掉时,我阻止了她。

「先不要脱掉,我们就这样做吧」

「鬼主意真多」,温阿姨笑着啐了一句,显然是没有拒绝的提议,一副任由

着我随意乱来的样子。

「嘿嘿」

我也没有反驳。

然即便把温阿姨的屁股抬起来,快速地解开了我的裤链,将里面潜藏的那根

早就饥渴难耐的大家伙掏了出来,接着在温阿姨的翘挺大白腚上摸了一把,惹得

温阿姨娇嗔连连。

亦然我突兀眼里闪过一道念头,瞬间表情变得比刚才还要猥琐,也幸亏温阿

姨这时是背对着我,不然看到我这幅猥琐的模样,怕是二话不说马上把裤子穿起

来吧。

「温阿姨,不如你自行坐下来吧」

「你这小坏蛋,是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深入了解身后冤家的温婉

婷,一听到我这种语气,马上就猜到我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不过她还是照做了,反正都已经这小冤家的女人了,连心肝都是他的人了,

如果他想要的,她身上最后一块净土都会马上噘起屁股给他,还有什么好忌讳的?

只要他不是让她和别的男人做爱,再过分能过份到哪里去,她以前的经历还

有什么没玩过的?所以她一点都不惧怕,她很了解她小男人的心理,占有欲不知

道有多强,要是她和其他男人上床,怕是第一个跳出来把那个男人给揍死。

温婉婷不容分说地伸手抓住了那根傲然挺立的大肉棒,炽热的温度让她的手

心一颤,硕大的龟头让她的食指和拇指环扣都扣不住。

但她还是把心一沉,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屁股对准了坐下去,霎时间她那肥

美的大鲍鱼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从中硬生生地撬开,饱满多汁的径道再次迎来了异

物,好在这根膨胀的大异物对于这条径道来说,已经是熟客了。

一回生两回熟,这根大异物刚刺进来,就如同回到了家般,直接往最里面而

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肉棒插进去之前没有「预热」,几乎没有润滑就这么插进

去,使得温婉婷的眉头紧凑,双手忍不住扶住了餐桌,才能勉强支撑住身子,没

有失去平衡。

然而紧接着温婉婷想要动作的时候,可把她给苦了。

要知道之前做爱的时候,温婉婷不说都是把大腿张开的,也至少没有合拢着。

但这时由于她的双脚还穿着塑身的紧衣裤,两条腿根本掰不开,不要说张不

张开腿和盘腔骨没什么联系,如果真的这么认为,奉劝你们还是回去初中读好生

物吧。

现在温婉婷的体会就像是夹着腿生孩子,虽然这么形容有点夸张,但她身下

她小男人的大东西给她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夸张。

多亏了她不是什么花季少女,生了徐胖子后她即便为了恢复身材,做了一些

收合盘腔骨的训练,可终究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不然屁股怎么可能会比年轻女孩

要来得丰满。

加上和我做爱的次数,小屄也算是适应了我的鸡巴,才能没有容纳我的阴茎

而不至于有「撕逼」的感觉。

「哦……哦噢……嗯哦噢……」

「呜呜……嗯嗯嗯……哦哦哦噢噢噢……」

浓重的鼻息从温婉婷的喉部呻吟了出来,没想到她才刚开始尝试动弹,就有

着如此强烈的感觉,这是她平时都不曾拥有的,她也料想不到夹着腿和这根大鸡

巴做爱会产生另一种体会。

同时她也很庆幸她的阴道是属于水多的类型,在不断性交的过程中,她的淫

水源源不绝的分泌,不然她肯定不会有这么舒服的。

「小枫……噢噢哦……干我……肏死阿姨……」

见温阿姨要进入状态,我就知道她会错意了,旋即我笑着说道:「别急,温

阿姨,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做爱吧,这样更刺激不是吗?」

「你……这样……这样怎么吃饭啊?」

「嘿嘿」,我坏坏一笑,一只手抓在温阿姨的大胸部上,分出了一只手拿起

了餐桌上的筷子,夹了一迭菜放到了面前的碗里,而我则是抱着温阿姨,让她轻

微地耸动着身子。

很快温阿姨就领会了我的意思,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后,一边嘴里嚼动着,

一边扭动着腰肢屁股,坐落摩擦我的大肉棒。

每吃一口菜就扭动几下,这样的做爱温婉婷也从来没有试过,不勐烈也不疯

狂,这般温润如水地揉合着,却给她的刺激一点都不输于勐烈的肏插。

一边吃饭一边做爱,不是说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性交就不用情趣和新意了,固

然女人是感性的动物,相对于技巧好她们还是倾向于感情,可是在感情的基础上

她们也是不介意对点新意和玩法的。

之前温婉婷会患上性瘾沦陷,可不单单只有她丈夫和感情原因,还有着那个

令她堕落的男人,懂得如何调教她,使得她得到了在她丈夫那里得不到的快乐,

这才是堕落的根源。

不然世界上有着那么多婚姻感情失败的女人,怎么偏偏温婉婷患上了性瘾了

呢。

而我亦是不停游走在温阿姨美体的每一角落,时不时夹几口菜,诚然我吃过

了早餐,所以倒没有很饿,我的注意力几乎都摆在了温阿姨的身上,咸猪手都快

伸到温阿姨的衣服里面去了,从底下的塑身紧身衣伸进去,探到了胸前的高峰上,

尽管有着一层胸罩在,但对我来说一点阻碍都没有,而且隔着胸罩摸温阿姨的巨

乳,别有一番风味。

甚至这塑身紧衣裤给了我极大的刺激,我无时无刻不在亵渎着那具丰腴成熟

的美体,连我的脸都没有闲着,贴在温阿姨的后背,和之那性感的塑身衣来了个

紧密接触。

我架上一口菜放进嘴里,筷子放下来的手,并没有再次回到温阿姨三十八F

巨胸乳的怀抱,而是往着腿根空出来的腿缝而去。

摸着温阿姨阴阜上面的绒绒的黑阴毛,我发现温阿姨的阴毛好黑,非常黑,

黑色素非常的浓郁,比之我见过的女人当中都要来得黑。

我这辈子见过的女人阴部也就三个吧,不算上AV里面的,毕竟AV的像素

虽说徐胖子给我看的都是十分高清的正版,但画面上看到的和真实看到的完全是

两码子事。

妈妈的阴毛比较偏向油亮的那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每次做爱,阴毛很

容易沾到淫水,不知道是妈妈的阴毛会分泌淫水还是做爱的时候沾到的。

所以看上去总是油亮油亮的感觉,而温阿姨的不同,即便温阿姨的阴毛沾了

淫水,也同样是很黑很黑,而且毛根没有一般女人阴毛那么粗,摸着毛茸茸的,

就像是抓了一团脱线的针织毛衣,滋滋痒痒的。

同时温阿姨的阴毛覆盖范围也挺大的,和妈妈的不同,妈妈的阴毛都凝聚成

了一块,就在阴蒂的上面,而温阿姨的几乎遍布了整块阴部的位置,在阴唇周围

我基本能摸到一些颗粒感,那应该是温阿姨自行修过的阴毛,剃掉后留下的发根。

不过温阿姨修葺的阴毛并不多,像是阴阜上面就没有修剪过,不知道是不是

温阿姨故意的,为了搭配她穿的性感内裤。

因为我每次见温阿姨穿着蕾丝透明内裤时,总是能看见阴毛不经意地露出来,

把我的心给勾得痒痒的,恨不得摸上一把。

「你这小色胚,不要乱摸啊」

「温阿姨很有感觉么?」,显然温阿姨在我的温柔爱抚下,每吃几口饭就忍

不住夹紧双腿,连筷子都按倒在餐桌上浓重的鼻息缓缓急促。

要知道她的屁股还坐着我的鸡巴呢,尽管温阿姨的动作很轻缓,可我鸡巴上

沾染的淫水却是越来越多,每一次温阿姨微微抬起屁股,我能看到我的肉棒上越

发地水亮,如同被润滑液抹过一样。

随然听见我的话,温婉婷很无语地转过头,一副颐指气使地翻了翻白眼,

「你都摸到阿姨的阴蒂了,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啊,真是的」。

「这样阿姨有点累了,要是你的阴茎短一点没事,可是你的大东西又粗又长

的,而且还这么硬,我都不敢放松身子彻底坐下去,怕我的重量压断了」。

温婉婷从刚才就一直半蹲着,已经将近过了十分钟,若是能把腿跨开也好些,

但因塑身紧衣裤的缘故,她的双腿一直是合拢的,也就是说她从刚才到现在一直

是「┌」的姿势,就算是扎惯了马步的人膝盖恐怕都酸得不行了,幸好她练过瑜

伽,要不然还真无法维持这么久。

「呀对不起温阿姨,我没想到这些」,温阿姨的话我才意识到温阿姨这样的

坐姿是有多吃力,我自己就是练武怎么可能不清楚,只是我适才光顾着爽了,完

全没意识到温阿姨是在忍耐着,然而温阿姨却为了我坚持这么久……「其实温阿

姨你可以完全坐下来没事,我想我应该能顶得住」

「顶什么啊顶,你这小冤家,你现在就已经顶到阿姨的子宫口了,要是阿姨

真彻底坐下去,还不捅到子宫里面去?」

我顿时羞窘地托住温阿姨白腻的大屁股,使得温阿姨不再那么吃力。

然而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变回成坏坏的笑容,「我倒是也挺想知道插进温

阿姨子宫里面是什么感觉的?」

「想得美,就你那大得吓人的龟头,要是捅进去,还不要了阿姨的命」,温

阿姨娇嗔地瞟了我一眼,旋即慢慢地站了起来,小腿不住地发麻打颤,让她不由

得舒了一口气。

暗忖总算是起来了,再维持下去,她怕是都站不起来了都。

她看了下面前的还剩余很多,但因刚才一边做爱一边夹菜,不小心夹落的到

处都是,现一片狼藉的餐台,转过来问我道:「小枫,剩下的你还吃吗?」

「不吃了,我有温阿姨就什么都饱了」

「你呀,真是」,温婉婷哑然一笑,「捣鼓了半个多小时的心意呢,算了,

看你呀脑袋瓜里除了性就没有其他的了」

「你去帮阿姨拿一把剪刀过来吧」

「什么?你要剪刀做什么?温阿姨你不吃了吗?」

「做什么?当然是剪你这根不听话的坏东西,省得以后祸害其她女人」,温

婉婷没好气转过身来,撇了一眼餐桌,暗忖瞧你干的好事。

「想安心地吃顿饭都不行,干脆满足你算了,况且阿姨的下面现在也被你弄

得不上不下的,哪还有心情吃得下饭啊」

「嘿嘿」,我干笑了几声,毕竟是我干的坏事。

「不过温阿姨你要剪刀做什么?」

「拿过来你就知道了」

见此我唯有照温阿姨的吩咐,去客厅的茶几下的抽屉里取回来了剪刀递给了

温阿姨。

亦然我再次回到餐桌,温阿姨已经把塑身的紧衣裤给穿好回去了。

开始我并不知道温阿姨要做什么,随后温阿姨接过我手里的剪刀后,一屁股

坐到了餐桌上面,面朝着我张开了双腿。

然后让我目瞪口呆的是,温阿姨竟当着我面,将她紧衣裤裆部的那一块,慢

慢地用剪刀给剪掉。

顿时黑色塑身紧衣裤就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可那一片白腻的肤色却有着一

块黑色地带。

晏紫色的小骚逼,泊淌着淫水的缝隙,微微裂开而露出的嫩肉,两片紫黑色

的蝴蝶小阴瓣已然沾染了些水光,随着阴户的屄洞一张一合,稍稍颤动着。

「这……」,只见我的两眼发光,嘴里轻动却说不出话来。

「小色胚,喜欢阿姨穿成这样么?」

「额……喜欢,可温阿姨你这套紧衣裤应该挺贵的吧,剪掉不可惜吗?」

虽然我不知道温阿姨穿的这套塑身保暖衣是什么牌子的,可从质料上就能判

断出来绝对不会便宜,但温阿姨居然就这么剪坏掉了,就为了取悦我?温阿姨抚

着我的后脑勺,「傻孩子,不就一件衣服嘛,只要你喜欢阿姨还可以穿其它的哟,

只是没想到你这小坏蛋原来喜欢这种调调」。

温阿姨都这样表示了,我自然也不会客气,掏起鸡巴顶住温阿姨空白的裆部

的淫屄,腰间一挺插了进去。

「啊——」

「哦噢——」

有了适才的基础,温阿姨的小屄已是湿滑泥泞到不得了,我的鸡巴根本不用

费什么劲就直入到尽头。

此时隔着塑身的紧狭上衣,硬生生包裹凸起来的两颗硕大半圆球,尤其是这

塑身衣还是黑色的,还是勾起了我无比的欲望。

相比于将温阿姨的衣服脱掉,此刻我觉得这样反而更让我感觉到诱惑,黑色

永远都是勾动人们犯罪的根源色。

温阿姨白皙的粉颈,透落到领口那道澹澹的乳沟,虽然仅是一道锁骨的勾勒,

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吻着温阿姨的耳垂,下身放慢地轻点涌动,我并不着急去肏那美妙的湿淋

淋的阴道,我更享受此时和好朋友妈妈的情动。

「嗯哦……呜嗯……呵呵哦……嗯呀啊……」

清脆般勾引男人内心欲望的梦呓,丝丝沁入我的耳旁,使得我显得无比的激

动与澎湃,彷佛有千万只蚂蚁在我的心脏爬行着,不停地爱抚着这具充满高雅美

妇的成熟美体。

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大白天的和自己好朋友的妈妈,在好朋友家的餐厅

上,做着违逆人伦不知廉耻的羞事。

先不论插在好朋友妈妈阴道里的肉棒,光是看着眼前的塑身保暖紧上衣包裹

的巨乳圆球,那柔软的乳肉多了一层乳罩,虽然摸起来有些硬梆梆的,可是这种

视觉上的体会是难以叙说的,说真的我从没想过黑色的衣服会带给我如此大的感

觉。

宛如一种无法意会的刺激在冲击着我的心底,在我的心脏里左右互撞想要冲

出去,却又被抵挡回来,来回地循环着。

时而尖锐时而冷颤,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竖了起来。

渐渐地我没有脱掉温阿姨的上衣,却是温阿姨自己拉了起来,可是她也没有

脱掉,仅是拉到胸部以上的位置,恰好能看见胸部那道深邃的乳沟,紫黑色的文

胸花纹栩栩如生,带着些蕾丝花边点缀,撑起的丰满硕乳,白嫩的乳肉和紫黑色

的文胸与之黑色的塑身紧隘上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视觉冲击再次席卷而来,我

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亦然我以为单凭隔着黑色的紧隘上衣和文胸摸,比起直接摸

奶子要来得爽。

却是在温阿姨把胸罩拉下后,我就打破了这个概思,白花花的乳肉仍然是无

可媲美的,或许在直观上给我的刺激没有包裹着外面一层塑身的紧身上衣强,但

在观感诱惑上的冲击,紫色的小乳头搭配粉嫩白皙的丰满乳肉,却是任何男人都

无法拒绝得了的视感盛宴,更何况是我这个正在发育,未完全的热血带种少年。

熟妇的诱惑简直是我的致命伤,一时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对着乳头

就是啃。

而我的下身忍不住地加快了速度,小淫屄不断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我觉得我

腹部和裆部有些湿湿的,但此刻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加剧着抽送的速度,不

停地勐烈肏弄湿滑的阴道。

肏着肏着,我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人间,彷佛自己

就像是处身于梦幻之中。

只感觉我的鸡巴在一处很热的径道进行摩擦着,而这摩擦让我觉得无比的畅

快。

就在我觉得我快要射了的时候,竟然下意识地把温阿姨从餐桌上拉了下来,

然后噘起了她的屁股,对准那湿答答的裂口,直接怼了进去。

这一次我显得无比的疯狂,抓住温阿姨被塑身衣包覆的大圆臀,不得不说紧

身的裤子,真的是把温阿姨的美好身材都表达出来了,光是这大屁股就足以让无

数男人忍不住走上犯罪的道路,用三年的监狱生涯能换到如此丰臀美乳的气质熟

媚美妇,说一句所有男人都想咆哮说出来的话,值了!!!而我非但不用坐牢,

就能独享眼前这位好朋友妈妈的酮体任何一处地方,我很想对着天长啸,我这一

辈子值了。

「啊啊啊……嗯嗯哦……呜呜……噢噢噢啊……厚实弹性的臀肉更为刺激了

我的临界线,整个一楼怕是都弥漫温阿姨卖力地春吟,如若有外人在肯定打死都

不会相信,在外风光无限以优雅和婉柔着称的大型私人医院连锁集团的温大董事

长,会跟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在自家的餐厅上做着苟合之事,还被肏得叽叽乱叫,

各种淫隈词汇从嘴里飙出。

亦然她丝毫没有去在乎她此刻的形象,有的只是媚眼如丝的柔情,与难以割

舍的眷恋,因为她是与自己心爱的男人做爱,也只有和自己愿意和喜欢的人结合,

才会有着这般的幸福和满足。

她早已忘记那根炙热粗壮的大东西在她的体内撞击了多少下了,伴随着她的

子宫一阵痉挛,一股汹涌澎湃的热流忽然之间出现在了她径道里面,似是融入了

一团炽热的火焰熔岩,滚烫的气息把她的小屄顷刻浸满,涌涌不绝地倒灌入她的

子宫深处。

她没有去阻止这股会令她孕育新生命的热潮,而是静静闭起眼睛,享受起这

一刻的宁静,她不想去想,若是为眼前的少年诞下孩子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她们

的关系是世人不能接受的,她们的年龄相差了将近二十岁,同时又是长辈与晚辈,

她的儿子是眼前的男人最好的朋友,而对于眼前的少年来说,她又是他最好朋友

的母亲。

便是两者之间如此的关系,却是演变成肉体交融,但是她没有去后悔,她也

没有资格去后悔,一个不介怀她的过去,仍然爱她接纳她,她还有什么感到不值

的。她早已经打算好此生只想好好爱他了,不是吗?我完全不知道在我射精的一

刹那,会给温阿姨如此多的感受。

我的大脑空白无垠,根本不容我去想其它的,甚至连我插在温阿姨的腔屄里

的,顶着温阿姨美臀的屁股不停一颤一颤,显得十分搞笑,都没有知觉。精神上

的疲惫让我此刻只想趴在温阿姨的身上,安逸地嗅着与汗水交织到一起的迷人芳

香。良久,我才悠然醒转,从温阿姨的身上起开,起来才发现,我居然把温阿姨

压在桌子上这么久,以我的重量温阿姨怎么承受得起啊。

被我连忙从餐桌上拉起来的温阿姨,只见她一边轻轻地揉搓着自己的乳房,

一边幽怨地看着我,「你这小冤家,真的是哦,是不是我不出声你就永远压下去?」

说着温阿姨翻了翻白眼。

我扮作无辜一笑,「谔谔,温阿姨你的身体又软又香,一时间太舒服了不小

心忘记了……诶嘿呵……」

「就知道装无辜」,温阿姨啐了一口,明显对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给气笑了。

于是出言道:「也不想想你的重量,阿姨一个女人怎么撑得起。不过也无所

谓,反正你把阿姨的奶子压扁,吃亏的也只会是某人而已」。

「额……」

「那可不行,不会真的扁了吧」,见温阿姨一直在搓揉着自己的乳房像是真

的一样,吓得我眼皮挑了挑。

虽然温阿姨还不算是我的老婆,但是在我心里我早已把她当作是我生命中的

一部分了,温阿姨的身体甚至一切都是我的最宝贵的财产,损失一点点都是我莫

大的损失啊。

「我来帮你揉吧,温阿姨」

「你就想,傻瓜,开玩笑的啦,瞧你紧张的,没事的啦,要是这么容易塌,

阿姨的奶子也不会这么大啊」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我要亲自确定一下才可以」,说完顺手一拉把温阿

姨拉入了我的怀里,伸手去揉捏着温阿姨的白腻的美乳。

「你呀,真是个小坏蛋,就不能让阿姨好好吃一顿饭,简直色死了」

虽然嘴上一直在数落我的不是,可是身体却是十分的诚实,温阿姨主动地坐

在我的大腿上,双手环抱着我,任由我的咸猪手在她的身上施为,甚至她还主动

把那正在泊泊淌流出精液的小屄又再次凑近我没有放进裤子里的阴茎,亲昵地依

偎在我的身上。

我嗅着温阿姨迷人的体香,见此我自然秒懂了温阿姨的意思,随即把她抱了

起来,接着又是一阵春光。

这一天徐胖子不知道为什么很晚才回来,而我和温阿姨则是把她家所有的地

方都「浏览」

了个遍,浴室,阳台,客厅,厨房,几乎数得出来的角落都留下我和温阿姨

的痕迹,难得的是温阿姨今天竟然让我任意地射精,没有喊我节制,以温阿姨的

话来说,今天就放肆一回,让我一次性射个够,之前没有确认我和我妈妈之间的

奸情,她尽管有所猜测,但并没有确定。

亦然现在知道了,当然得我榨干,让我回去妈妈的身边,没有精液可射。

女人呐,嘴上说着不在乎,显然心里对于我除她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亦

然还是颇有微辞。

不过也证明了温阿姨对我并没有她表面那般轻描澹写,试问如果不是真正在

乎一个人,会去在乎他有没有另外一个女人吗?。。。。。。是日,徐胖子带着

我来到了一处城中村,虽然不算是很偏僻,但也是在极里面了,走过了好几道小

巷小街,才算是抵达了目的地。

房子是那种类似自建房的建筑,没什么设计特点,勉强说是比较新颖,可能

是新建好没多久吧,我看了一下附近同样是自建房的好几幢房子,这间算得上是

比较好的了。

至少在我上了楼梯以后,没有那种不符合规定建筑的窄小梯阶,很多城中村

的自建房为了节省空间和成本,楼梯修得阶梯间居然不够一个脚掌大的距离,脚

踏上去顶多踩到三分之二,这种一个不小心踏空,那可就悲剧了。

只是城中村的自建房大多都是建来出租的,反正只要交通便利不愁租不出去,

况且这里又靠近我的学校市一中,即便是那样的房子,价格也不会太低。

而我现在走上去的这间自建房,倒是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差。

为了能躲开老虔婆的丈夫,徐胖子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居然租了个房子在城

中村里,可能也是为了方便老虔婆养胎吧。

毕竟老虔婆原本的家是肯定住不下去了,亦然搬到城中村,人多口杂,还有

许多外来人口,老虔婆的混蛋丈夫想要找到也是不容易,且就算找到,争执起来

附近也没人是认识她们的。

免掉了许许多多的麻烦。

慢慢的上到了三楼,整一个三层就两个对门,徐胖子先一步拐左站在了左边

的门前,从裤兜里取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外面的防盗门,进到了里面还有一层

门锁。

随即打开以后,才算是进到了里面。

我扫了一眼大概的布置,两房两厅的屋子,客厅还挺大的,似乎因为才刚住

进来没多久的关系,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置办。

不过家具什么的挺全的,应该是这间房子的房东供应的吧,尽管没有很精心

的修饰,但每一处都非常干净,有仔细地打扫过,看得出来主人很重视这个新家。

「玉珍,我来了,你在吗?」

进到屋子里,徐胖子率先喊道。

而现在老虔婆都怀上了徐胖子的孩子,再叫陈老师就有些不合适了,所以现

如今在平时徐胖子便叫回了老虔婆本来的名字。

至于在没有人在的时候徐胖子是怎么叫的就另说了。

【我忘记了之前有木有打上老虔婆的本名了,我也懒得去翻前面的章节查看,

就随便取了个名字吧,「陈玉珍」……唔……不管了就当做是这个,这种小细节

不要在乎那么多啦】徐胖子的话音刚落,一靓丽美妇便从阳台方向的厨房走出来。

自从有了徐胖子的滋润以后,老虔婆可谓是焕发了第二春,整个人都跟以前

变了一个人似的,若不是她是初中三年的班主任,甚至可以说对着她的时间比对

着我妈妈的时候还要长,我都几乎认不出来这会是我印象中那个尖酸刻薄的老虔

婆。

稍微修整过后的秀发,被干练地束绑在了身后,曾经眼角有过一丁点的鱼尾

纹,现也完全不见了,皮肤变得细腻有光泽,紧凑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胸前坚挺的饱满,把宽松的居家上衣撑起了一道惑人视线的弧度,让我一时

间不禁怀疑是不是我看错了,记忆中以前的老虔婆胸部有这么丰满吗?而下身套

着一件包臀的过膝群,圆润润的臀部几乎凸了出来,像是两瓣从中间切开的大西

瓜,令人惊不住想要喊出,好大,好圆。

从套裙中延伸而出的两条细长美腿,搭配老虔婆的一米六五身高,裹上了一

层黑色的丝袜。

虽然与温阿姨的比起来,没有温阿姨那么修长带着美妇风情的诱惑感,但现

老虔婆的丝袜长腿亦不差,在经过徐胖子这一层关系以后,给了我一种朋友妻的

罪恶感。

现老虔婆带着的黑框眼镜,不再是给人刻板刁钻的形象,而是一种知性的素

雅的教师风格。

现还很平坦的小腹,丝毫看不出她肚子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也对,毕竟才连一个月不到,起码得三个月以后小腹才会慢慢隆起。

九五至尊棋牌最新版

大圣之怒无限钻石

光之契约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