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8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53:22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第八十章鬼迷心窍

天灰蒙蒙地下起雨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虔婆这个淫荡的人妻,为了自己

的奸情不败露,伙同奸夫和其同伙将自己的丈夫送进了非人的人间地狱,生生把

一个人的后半辈子给埋葬掉,上天看不过眼所以降下了悲戚的眼泪。

雨越下越大,化作倾盆大雨倾泄而下,我走在了大路上,正要往家里赶。其

实我的心里还是有些退怯,这几天的事情我没有回家,其实我心里知道,并不是

我在外面奔波操劳老虔婆丈夫的这件事,而是我还没有勇气回去,我不知道妈妈

和爸爸交谈的结果如何,但我心里已经清楚,从妈妈好几天都没有找过我,也没

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我大概也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几天的劳累,更多给我的是庆幸,因为给我一个借口不用回家。但终究还

是要面对的,却是突然天上下了倾盘大雨,大粒的雨点滴落到我的身上,我才浑

然惊觉,连忙走到路边想要打车回去,只是如此大的雨形成了的积水,几乎路上

没有任何一辆小车敢上路,这样大的雨,出租车较低的底盘基本上路必死,排气

管入水是肯定的。所以这时根本不会有车在路上走。

见打车无望,只好找一个地方避雨了,只是这附近好像是市一中周遭的一个

工地,离我家并不远,可是要跑回去还是需要一段路程,而且工地周围围着一道

蓝色的铁片,根本就没有能够遮雨的地方,见是如此,我只好继续往前跑,期望

过了工地会有避雨的地方。心中想着这运气也是够衰的,难不成刚做了的缺德事

遭到报应了,可是我顶多是个执行人,要报应也是报应在徐胖子和老虔婆身上啊,

为什么要让我承受咧?

直到我淋得全身都湿透了,才悻悻找到一处可以避雨的地方,看着暗沉沉的

天空,像是被黑暗笼罩般完全看到丝毫的曙光,我的心中一沉,这场雨看来有得

好下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六月份的天气炎热,淋了雨倒没有什么关系,若是换

做寒冷天气,怕是这会已经冷死了。

「小枫?你怎么在这里?」

在我看着不断洒落的大滴雨点,心中遐思万千的时候,周遭几乎找不到半个

人影,仅剩下在大街上疯狂跑动的零星身影,雨点落到水泥地上击打发出的响声。

浑然被一道轻腻的声线给打破,让雨声的世界出现了一道细漏。

闻声后我转过头来,发现来人不是她人,竟是两天前才见过的人妻教师老虔

婆,只见她正撑着一把伞向我走过来,表情略带了些讶异。似乎很惊奇会在这里

遇见我。

「额,我刚刚去取了你丈夫的……家属同意书,你知道的,刚回来没想到就

下起了这么大的雨」,我才想起手上拿着的公文袋,只是这时也已经湿透了,不

知道里面的文件有没有侵湿,如果湿了就得重新回去让人打印了。这文件我是打

算明天再拿给老虔婆签署的,只是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咦,对了陈老师,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出来附近买点东西」

我看了下周遭,这才顿悟,原来不知不觉我居然走到了老虔婆现在居住的城

中村附近,之前和徐胖子过来一时没有注意到,只是知道在市一中附近,原来离

我家也是挺近的,应该说是我家往本市的精神病院最近的一条路道上。

「这天气说变就变的」,老虔婆甩了甩雨伞上的水,「虽然带着雨伞出来,

没想到雨下这么大,拿着雨伞都把衣服给打湿了」。

「呵啊?」

听到老虔婆的话,我浑然抬起头,却看见一身浅薄的白色衬衫,已然湿透了

一片,湿淋淋地贴印在了老虔婆的身上变得朦胧透明,粉颈以下一对饱满的酥胸

呼之欲出,已经能清晰看见里面的黑色蕾丝胸罩,撑起的那道深陷的巨沟。看到

这一幕,我的呼吸霎时加快了N倍,不气都不敢喘一个却是不断地呼喘着气息,

也多亏了这场大雨掩饰了我的狂乱的心跳声,不然怕是相隔两米外开都能听到我

的心跳声。

「唔?怎么了吗?」,见我一直铮铮地盯着她看,老虔婆不由得疑惑,她还

没意识到她此刻暴露出来的春光是多么的诱人,水滴泠泠的秀发轻轻拨弄,点点

的水珠落到湿透了的胸前,颤巍巍的两团白皙润肉,黑色的胸罩和白色衬衫,本

来至少三十六D的巨乳就已经够「凶」的了,还要加黑色的胸罩,在湿透了的白

色衬衫下,黑色胸罩显得格外性格,简直能把所有雄性生物的兽欲都给勾出来。

丝毫没有察觉她走光了,还被她现在的男人的好兄弟给看光光了。

湿身诱惑!!!

这个词语在我的脑海中徘徊不去,差点就没控制住自己,一个狠心把头甩到

了一边,不敢再去直视老虔婆,我怕我真的会忍不住,当着大街上把老虔婆给就

地正法。

「没,没什么」,尽然我已经努力做到不去看不去想,可是我心里还是止不

住「噗通噗通」地跳。「这雨都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陈老师,你家离得这么

近,你还不如跑回去好了,你现在怀着孩子这里风大,万一吹生病了不好了」。

说实话我不是不想看见老虔婆,想必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拒绝这样一个风

情人妻教师的湿身诱惑的。可是我已经对不起徐胖子一次,和温阿姨做出那样的

事情了,我不能对不起他第二次,连他的女人都搞,这样我还算哪门子的兄弟?

为了在还有理智控制自己没有做出什么不应该做的错事之前,不要和老虔婆

私自呆在同一个空间最好。

听闻我的话,老虔婆亦是往天上瞧了一眼,依旧灰沉沉的看不见任何的光线

穿过乌黑的云层,心里暗暗一沉。便是转过头来,「那你呢小枫,你家离这么虽

然很近,但是跑回去还是需要一定距离的,现在风大雨大路上又找不到什么车,

你打算怎么回去?看上去这雨应该还有得好下了」。

「我?我就在这避避雨,等雨小些再走」,我的眼睛朝着前面的雨景望去装

作不在意地说道。

亦然老虔婆马上就开口,「看这天,这雨一时半会应该是不会停的了,这样

吧,你先上去我家换件衣服先,你现在衣服裤子浑身都淋湿了,在这风眼地方,

会吹感冒的」。

「不用了,我等等就好……」

「客什么气,不论你和小沛的关系,陈校长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照颇多,如果

没有遇到也就罢了,都遇上了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你被风吹淋感冒么?」,老

虔婆还以为是我不太好意思,没有意识到她自己那春光外泄的「汹涌」,对我这

么一个十多岁的青少年是多大的杀伤力。

我很想脱口而出告诉老虔婆,我也不想啊,如果能去把一身湿衣服给换下我

自然很愿意,但是我真的怕我忍不住啊,已然不小心瞟了一眼,顿时因为停留的

这一会儿,衣服稍微干了一些,那湿水了的白色衬衫变得比刚刚还要朦胧,隐隐

约约的黑色胸罩肩带,撑起的一对丰满肥硕,包裹住在胸罩罩杯中微微一颤,光

是一眼我就觉得我的小腹往下有一股邪火被点燃。若是真去到你家,究竟会发生

什么事连我也无法预估得到。

我还是压制住胸口的火热,「陈老师,真的不用了,我从小就有练武,我的

身体好的很,不用担心……担心我的感冒……咦呀呀……额……陈老师真的不用

了……喂……」

为等我讲完,老虔婆居然就先一步抓住了我的手腕,撑开了雨伞,遮住我和

老虔婆两个人,拉着我往她城中村的家轻跑过去。

当然了,雨势这么大,原本一把雨伞遮一个人都遮不住,何况遮两个人,且

雨伞又不是很大的那种太阳伞,才刚走出避雨的地方,狂猛的风浪瞬间就吹得雨

水一下子飞扬而起,击打在我的脸上,尽然这时难以说什么,嘴巴一张开雨水都

会迎风而来滴落到最里面去,可想而知雨势究竟是有多大了。

下这么大的雨,像本市这样的二线城市,排水系统不够完善,路上不积水是

不可能的。路上的积水已经慢慢上涌,能够感觉得到水几乎快要漫到鞋跟的高度

了,每一步踏跑前进,都会溅起大量的水花。

「到了,我拿钥匙开门先,你先帮我拿一下雨伞」,老虔婆向我递过来雨伞

的伞骨,不断地摸试身上寻找钥匙。

看到此我又差点一口气没回尽,一口血又差点喷出来。在浑然湿透的身上,

两只手在身上摸走,透印出来的春光,白皙的肌肤,虽然老虔婆没有接触到什么

关键部位,可是对我来说已经够诱惑了,仅剩一层浅薄的布料紧贴住那美妙的身

段,诱惑的曲线与之挺翘的臀部印出了一道淡淡的烙印,让我生出就算是在AV

女优自摸都没有这么诱惑,尤其是在大街上,看着一位美妇人妻浑身湿透了的,

双手在摸索自己的身子。

最后终于老虔婆找出了钥匙上了楼进到她家里面,我几乎都快晕厥了,总算

是走回了这段路程。可是我却知道,前面有着对我更大的考验,我这时很想跟老

天说,我真的不是什么圣人,能不能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已经快到到达忍耐顶点

了,自制力再好的人,遇到这般香艳的一幕,也把持不住啊。要知道现在的老虔

婆可不是以前那个脱光在我面前,或许我都不会有感觉的古板刻薄的神经质班主

任了。现在的老虔婆身段肌肤丰润如玉,圆润饱满,每一寸都充满着成熟人妻的

诱惑力,你要我一个十多岁正处于青春发育期的热血青年怎么抵挡得住这样的诱

惑?何况在我的过往经历中,我对我的自制力连我自己都苦笑了。

进到屋子里面以后,老虔婆脱下鞋子后转身看见我,因为适才雨伞难以遮到

两个人,本就已经湿透了的衣服再一次像是被水从头倒灌到脚般,全身连内裤都

湿透了,衣服,头发都在滴水。见此,老虔婆连忙道:「快快快,把衣服脱下来,

我来给你放热水,你快去冲一下,别弄感冒了」。

「没关系的,我擦一下就好,倒是陈老师,你也淋到了不少雨,你先去洗吧,

我牛高马大的一时半会不会有事,你的情况不同你现在有了身孕,身子骨比较弱

万一因为感冒出什么事我可万死难辞其咎」,其实老虔婆没有注意到,我眼里面

的熊熊欲火,经过刚刚一段路跑回来,虽然我把大部分的雨伞都让给老虔婆,可

是这样的雨势本一把雨伞就难以遮掩,所以老虔婆身上难以避免地也喷到了不少

雨水,使得比刚才避雨处还要湿了许多,几乎完全贴到了老虔婆那丰挺的白乳上,

黑色的胸罩在这时简直就是核弹级杀伤力武器,我能清晰感觉到此刻我的裤裆有

一种摩擦割蛋的痛楚。

「我换件衣服就好了,我有雨伞遮着,挡了大部分雨水只是风比较大吹过来

淋到了一点点,你就先去冲洗一下吧,就不要跟老师客气了」,说着老虔婆推着

我进了浴室,为了打开了热水,「水温好了,你洗吧」。

于此我也不再坚持,把浴室的门轻轻关上,开始被雨水淋湿的衣服慢慢脱掉。

才把身上最后一件——内裤脱下,就在突然,浴室的门被猛然推开,只见老

虔婆拿着几件似乎是徐胖子衣服的手,一进来就向我准备抬起手给我递过去,然

而亦是同时她也朝我看过去,霎时间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般。

我浑身光溜溜地挺着一根硕长的大鸡巴,正好与之老虔婆的目光相接,一瞬

间我和老虔婆就像是被施了定身魔法般,直到我下面那根不争气的大家好,好死

不死地朝着老虔婆抬起了头,敖敖然的一颗大龟头此刻如同骄傲无比的巨龙,精

神奕奕地向老虔婆示威似的,往老虔婆的方向翘了翘。

「啊」,首先反应过来的是我,我一把捂住了我的裆部,迅速转过身去不敢

去看老虔婆的眼睛。而老虔婆此时亦是一副羞红了的神色,赧然得不知境地。

「我……我我……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脱衣服这么快……我只是给你拿来

小沛的一些干衣服……我还以为你没有……」

老虔婆羞意上涌,不过她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没有见过男人的东西,倒

没有像偶像剧里面演的那样大喊大叫的。她把徐胖子的衣服放到了浴室旁边的架

子上,「衣服我就放在这,我……你继续洗吧……」

说完老虔婆就快速退出了浴室把门带上,不敢作丝毫地停留,直直地往自己

的寝室跑去。

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老虔婆坐在自己的床上,双手抚摸着滚烫的脸

颊,羞意难掩。「我到底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又不是没有见过男人的东西…

…「老虔婆坐在床上自顾自地娇啐着。不过那根东西真的好大……比小沛的

还要大一圈……她原本以为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那根坏东西已经够大的了,没想

到居然还有人比小沛的还大,比之她为了取悦徐胖子而看的一些AV里的黑人男

优的还要大出一点点,如果能被那样大的东西插进小屄……

呀!!!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小枫是我的学生,而且还是小沛的好朋友呢,

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老虔婆差点让自己出现这样的想法给吓到,连忙甩甩头

深呼吸了几口空气,让脑袋里的思绪清空,不敢再让自己再继续想象下去。这样

的念头太可怕了——可是一旦有了苗头是那么容易就能摆脱掉的吗?

「脱衣服,对,先把湿衣服脱了放进洗衣机再说,嗯,对」

老虔婆呢喃道。瞬即她便站起来,刚欲要脱掉上衣的时候,恰巧她看到了放

置在旁边的梳妆台镜子倒印中的自己,于是她走到了镜子前面。这时她才发现,

不知道何时湿透了身子,白色的衬衫竟然把她的胸部透印得朦胧春光乍现,里面

都被看得一清二楚,她暗暗庆幸刚刚回来的路上没什么人,不然走光了都不知道。

但是……小枫他……

老虔婆浑然惊醒,回忆起在避雨处似乎她的学生的眼睛一直直直地盯着她看,

后来却总是闪躲她的眼睛,也不敢与她正面对话……

到了此时此刻,老虔婆如何还不知道适才在浴室看见那根粗得跟手臂般大的

根状物体,勃起膨胀得青筋都竖了起来,原来是因为……一想到她学生那根硕大

无比的阳物,她就不禁脸色发烫,两条腿之间不住地有些微颤。

老虔婆慢条斯理地一颗一颗解开了白色衬衫的纽扣,将侵湿了的衣服脱了下

来,随后把胸罩和内裤一同脱下。她对着镜子转了过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双

手搭在自己的一对三十六D的巨乳上,再转过去看了一下自己的侧身,下意识地

抚摸上小腹,一缕母性的温柔。旋即看向镜子里倒印出的惹火身段,低下头露出

了按在自己小腹上,微微一笑道:「看来即便怀了你妈妈的魅力依然没有减退…

…「想起自己学生炙热的目光,她就感到浑身一热,不自觉地往两腿之间伸

手而去。当即在那块洼跬之地的中央缝隙里面,竟沾到了丝丝湿润,指间沾着透

明的晶莹。

她居然湿了。

老虔婆摇了摇头,想起来自从她怀孕了以后徐胖子就没有碰过她,虽然正常

的亲热还是有的,可是为了不影响胎儿的发育,这近半个月以来她都没有真正做

过爱。以前的话别说半个月,一个月没有行房她都不会觉得什么,但自和徐胖子

发生了关系后,几乎都没有停过,短短几个月她的身体就被徐胖子彻底开发,光

靠手指已经满足不了她的了。其实怀孕的这段时间以来,她除了和徐胖子经常亲

热,用手指抠弄,徐胖子不在的时候她也经常自慰,时常她一个人在家,做家务

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地摸到裙底下面去,仿佛有一条小虫子在她的小屄里面,让

她骚痒难耐。

难道她真的是一个荡妇么?老虔婆不禁自嘲起自己,如果说先前的丈夫是个

混蛋她和徐胖子的奸情还能心安理得,可是她现在已经是小沛的女人,妻子了,

甚至连孩子都怀上了,竟然对自己的男人的好朋友有了生理反应。她一时间不知

道该如何看待她自己了。

这般想着老虔婆走到衣柜前,取出了几件干净的衣服套到自己的身上,怀着

难以言明的心情走出了寝室。然而这时我也刚好从浴室里面出来,刚洗完热水澡,

一股热气从我的身上淡淡挥发,我一边甩着湿答答的头发,一边摆弄着徐胖子的

衣服,按照徐胖子和我身材比例,他的衣服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就好像披

了张床单在身上,无比的大件。想象一下宽松到塌垮的程度,就知道某个死胖子

到底有多肥了。

论高度徐胖子没有我高,可是论宽度三个我都不一定能比得过他的一个腰围。

正面迎上老虔婆,两人正眼相对,各自同时想起适才浴室的一幕,相顾气氛

顿时有一丝丝的尴尬。「陈老师……」

「小枫……衣服还合适穿吗?」,老虔婆眼底闪过一道慌然,一见到我就不

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小屄渗出的液体,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额……不是很合适……」

「对不起哦,小沛的衣服中就这一件最小的了」,老虔婆抱歉道。「先忍耐

一下,等下衣服洗衣机洗干净以后,我帮你烘干就可以穿了」。

「不用了啦,这些我来做就好,你怀孕了就不要太劳累了,应该叫儒沛那家

伙给你请个保姆才行,怎么还能叫你做呢」

「都跟你说了不用客气的,怀孕而已,老师我又不是第一胎了,这些事我比

你有经验多了,怀孕才应该多运动,什么都不做反而对胎儿不好」,老虔婆爽直

道。「我先帮你捣弄一下吧,你这样穿着不伦不类的,好好一个帅哥都给糟蹋了」。

说着老虔婆就要过来帮我弄衣服,我些许愣神之下忘记了婉拒,在我反应过

来,老虔婆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我再说就有些不合适了。

老虔婆的身材不算矮,一六七的身高几乎到我的嘴巴那里了,在女人里面这

样的身高绝对算高挑的了。秀发中弥漫着一股药材的味道,看来老虔婆很经常保

养她的头发,难怪如此乌黑浓密。这时老虔婆与我的距离不过一分米,淡然的清

幽气息微微散出,嗅着这缕迷人的芬芳,我顿时不禁心迷意乱了起来,一颗小心

脏开始「噗通噗通」地跳动。

老虔婆的芊芊小手搭在我的胸口,不得不说老虔婆的玉手保养得实在很好,

可能跟她的教师职业有关吧,带着一缕书香知性的气质。曾经我很小的时候妈妈

也有过这样的气质,可是自从妈妈升任校长了以后,妈妈的气质就变得比较盛气

凌人,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不过教师职业不用干很粗累活儿只是一方面,

老虔婆的小手有一种很纤嫩,很细腻的观感,每一根手指之间真的如同小说般说

的那样一指一缕之间都牵动着人心。我不由得幻想若是这样的玉手握住我的鸡巴

帮我撸管那会是多么享受的画面。

老虔婆环绕到了我的背后,顺着后面抬手一拉,把松垮的衣服给拉直,使得

看上去没有了那么松垮,至于裤子……其实从刚才我就一直用手提着裤子,才不

至于掉下去,徐胖子的腰围和我的腰围实在差太远了,即便是缩丝的裤子也带不

起来,简直就像是一条只有下身的蓬蓬裙,还是倒过来穿的那种。

然而老虔婆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仍然在帮我捣鼓着上衣,这时候是夏天,

因为是短袖的关系,加上徐胖子的尺度领口一些袖口或者领口有些宽松,她也有

些意外,没想到我看似瘦弱的身材,没想到居然练就着一副结实的肌肉,相比之

下她抛弃丈夫出轨的男人简直是一头大肥猪,之前热恋的时候还不怎么觉得,现

在怀孕了以后热恋期也慢慢冷却了下来,便是出现了几乎所有婚后女人都会出现

的想法,嫌弃自己的老公。

在热恋期什么都无所谓,眼里只有着彼此,情深缠绵不在乎对方的一切。可

是相处久了,慢慢的感情降温,加上生活到了一起,对方的陋习,生活习惯等等,

一时间格格不入,相互嫌弃。这也是为什么国内闪婚的没有几个能过得长久的。

然而老虔婆就是这样的症状。

霎时老虔婆下意识地往我的下身看去,想到刚才浴室中傲然挺立她前所未见

的雄根,顿时就有一阵暖流划过她的腿间,让她不住地合拢双腿。真的难以想象

会有如此般大的肉棒,自从和徐胖子搞外遇了以后,她才真正知道了做一个女人

是什么样的感受,也是尝过了徐胖子的大肉虫以后,才知道大鸡巴可以给女人带

来多大的享受。现又遇到一个比之她男人还要硕大的巨物,还是真真正正坚硬无

比,简直如同一根棍子般让所有贵妇看了都会春心萌动,和徐胖子的那根被肥肉

充斥着的「肉棒」,俨然天壤之别,如果能和其春风一度,想必会爽死吧……

呸呸呸,她到底又在想些什么啊,记住小枫是你学生,同时还是你现在的男

人的好兄弟,你怎么可以对其有那样的想法的……

可是老虔婆越是不想去想,那幻想中的画面总是控制不住地出现,尤其是魁

梧令女人富有安全感的身材,散发出来的男性荷尔蒙,让她不禁有些火热。

骤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各怀心思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空气之中弥漫着

一股旖旎的暧昧。外面仍然下着大雨,「哗哗」的雨声却是十分的寂静,仿佛我

和老虔婆都能听见各自的心跳声。

这样的感觉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明明我曾经虽然提不上憎恨,但亦是十分讨

厌老虔婆,不然也不会暗地里一直叫着她「老虔婆」的恶称。即便她现在变得温

柔了许多,变得不可憎了,同时更是成为了我好兄弟的女人。但不知为何,我还

是忍不住对她产生了欲望,就宛若似冥冥之中阴阳两极的磁石将我们吸引到了一

块,一种不像是爱情也不算是老师与学生之间单纯的情感,有的仅是单纯的性欲,

想要霸占她,侵占她,将我的我肉棒塞满她的骚屄。

而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的老虔婆,她也感觉很怪异,她自问自己不是一个荡妇,

不然凭她丈夫以前对她的冷落,早就应该出轨了,也不会默默忍受她的丈夫这么

久,直到徐胖子的出现她才第一次和她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肉体关系。照道理来

说夏鎏枫他并不算很帅气,即便看上去很阳刚很有男性气息,他的鸡巴是很大没

有错,是她见过之中包括她看过的AV里最大的,可是单凭男性本钱雄厚,顶多

就会让她心神荡漾一下,不至于会让她的身体变得如此奇怪,何况她们之间还隔

着一层徐胖子的关系。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很清楚她爱的人是小沛没有错,

只是就是禁不住会被她的学生吸引,仿佛靠近到一起就想着与对方彼此交融。

「陈老师……」,我首先打破了沉默。「呀——」,霎时间老虔婆有些惊慌,

以为我要对她做什么,连忙说道:「小枫,你肚子应该饿了吧,我去给你做点东

西吃」。

说完就欲要起身前往厨房。

只是我一个跨步拉住了老虔婆,随即把她搂入了怀里,试图去亲吻她的脸颊。

老虔婆稍微错愕了一下然即拼命地想要挣脱,可是我的力量岂是老虔婆一个

美妇人能够摆脱的。

「不要!小枫,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老师,我是小沛的女人,你不能对我

……」

听到「小沛」两个字,顿时我如遭雷击,浑然力道一松,放开了老虔婆。暗

忖自己适才到底怎么了,怎么就跟心魔作祟一样,好似那一瞬间脑袋一片空白。

我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我觉得我没面目再去见徐胖子,搞了人家的妈妈

还不够,现在还来搞人家的老婆,我……我就是个人渣我……

见老虔婆紧紧拧捏着衣角生怕我再次侵犯她,有些惊惧的模样,尤其是对方

还是个孕妇,我就觉得自己不是人。「我……陈老师……对不起……我一时间鬼

迷心窍了……抱歉造成你的困扰……儒沛的衣服我会还给他的,我就先离开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抱歉的话,总之希望你不要告诉儒沛,我……我也

不知道我自己怎么了……对不起……」

我深沉地朝老虔婆鞠了一个躬,来表示我的歉意。说完我就朝着门口的方向

走去,外面的风声雨声仍然不减,骤然间一道轰响的雷鸣,淡淡的蓝光闪烁了不

到一秒。

我打开门正要出去的时候,突然,一条白皙纤柔的手臂伸出,拉住了我的手

腕。我诧然回头……

天迹手游

驭龙骑士团

决斗之城九游版本下载

武动乾坤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