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鲁子荣怒打小白龙[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09:46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明朝正德九年广西桂柳一带有位富商名叫万陵广效仿信陵君广结天下人门下门客甚众。门客三教九流多数门客混吃混喝万陵广也不在意只当做招揽人才的一种手段;能人异士多也来投靠于他有落难来投靠于他的万陵广总是大方款待而他们也尽力为万陵广做事也有盼望他名声而来的都有一身好本领。??

????鲁子荣贵阳巢安县人也。五年前只因上山砍柴不小心放火烧了山上的林子害怕被官府抓住砍头而连夜外逃逃至广西桂林听说有个富豪万陵广愿结天下英雄就想去投于他。万陵广一见鲁子荣以为有侠客气自然留在府上好酒好肉招待不在话下。

????冬至将至桂林虽不甚冷却也寒风袭袭。万陵广和众门客狩猎回来所获颇丰有野鹿、獐子山猪野鸡。万陵广吩咐厨房宰杀打猎所获的野味用来招待众门客。酒过三巡大家喝得高兴有人提出以舞剑助兴万陵广击掌附和。一个瘦高的汉子舞了一回威舞有力大家击掌欢呼方罢又有两个两个红衣汉子上来对舞果然精彩。舞到精妙处万陵广大声称好手举两杯酒来给他们饮道:“两位武艺高超陵广大开眼界”一红衣汉子饮罢:“子荣哥哥那才叫好武艺呢我们算的什么”众人也称是。万陵广今曰也想再瞧开山将武艺忙举酒邀鲁子荣来舞剑道:“子荣兄弟劳你舞一回剑如何也叫众人一睹开山将神艺”鲁子荣站将起来你瞧他身高九尺合抱的雄腰穿一缀葛红袍脸黑如炭满脸剑髯抱拳道:“洒家今因昨晚挂念家中兄弟一宵未睡今未和大官人同去狩猎真为烦闷也舞剑正好找点兴头。”万陵广欣然命奉上葛龙剑。鲁子荣接了舞将起来风声大作隐隐有雷声又如万马奔腾众人击掌欢呼万陵广频频罢饮。看到酣处鲁子荣将剑掷地:“此剑为闰中女子使用洒家使起来真煞^劲也待我取锤来。”万陵广急命去鲁子荣房取子荣的黄金大锤来。一会兄见四个门丁扛着一把大锤来气喘不己一人道:“这锤少说也有五百斤没有万斤的力量如何使得动”?

????鲁子荣右手持锤众人见他宛如神仙一般都禀气凝神。鲁子荣仰天展望舞锤起来。风雷激激狮吼虎咆一锤使得鬼神惊。好个开山将你看他形如宝塔红袍展金锤舞起千重影张飞不敌惭羞愧元霸重生空唉叹。呯鲁子荣一锤砸碎一只石狮子众人大惊万陵广笑道:“少倾此地平矣”众人也笑。鲁子荣向众人作个揖便即归座把锤倚了。万陵广命人赐一条熟猪腿给鲁子荣鲁子荣谢了擀开猪腿大嚼起来。夜渐深众人便散去了。

????次日鲁子荣起床洗漱完来到后园。正行走间见有个仆役过来递给他一封书信。子荣问是谁寄来的仆役说不知便告退了。鲁子荣展开信只看得全身颤抖热泪盈眶。晚上便来向万陵广告辞万陵广惊讶道:“子荣兄弟何以偬忙离去”原来五年前鲁子荣和一个初来巢安县的故交在酒馆饮酒听到一个女子喊饶命声鲁子荣抢将过去见是一个本地恶霸因调戏女子不成反被苛骂而恼羞成怒对女子动起手来。鲁子荣见这人无赖放刁一拳打得他撞碎一张桌子那人见是开山将哪敢还手连滚带爬的溜出酒馆。只是他怀恨于心设纵火计陷害鲁子荣鲁子荣却误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走了火怕被捉拿坐牢便远走他乡。官府追查不获却因去年那调戏妇女的恶霸因杀人夺财被捉拿入狱不曾想供出了几年前回望林大火一案乃他所为被凌迟处死。鲁子荣的弟弟得知后喜不自胜后来遇到一个从广西来的客商听他谈起家乡事物说到一个猛汉身纹九龙满脸剑髯酒量大如牛好打抱不平以为是哥哥便写一封信托这位客商带给这个猛汉不想竟真是鲁子荣。鲁子荣喜不自胜万陵广叹息连连但好汉行遍天下岂可强留便备三十两银子亲送鲁子荣十里方回府。

????鲁子荣自收到家中来信和万陵广痛饮一天后便告辞了。这天行至广西弓马县天下起蒙蒙细雨鲁子荣来到镇上买了把油伞却不歇息又走了三十里路夜渐深了。鲁子荣望见松树林下有座破庙便过去歇脚。庙破烂不堪是供奉太白金星的观宇却也可避雨。鲁子荣把行李放在墙边倚了铁锤吹干净地板坐下来倚在墙上盯着破败不堪的太白金星像哼了一声也觉得他落难至此也比自己好不到哪去。鲁子荣摸出两张大饼慢慢嚼起来只觉得神倦困乏一会便呼呼大睡起来。

????鲁子荣坐了起来见雨竟然越下越大。正感烦闷间忽见庙门外走进一个人来。只见他撑着一把破油纸伞全身湿透了鲁子荣瞧他脸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两颊突起形容枯槁身材瘦长右手拿着一把破伞在拼命抖水像个痨鬼一般。那人见了鲁子荣跪下哭道:“大侠救小人一救大侠救小人一救”鲁子荣唬了一跳大声道:“你我都没见过面如何来求我救你你有什么事要求人救命说出来洒家见你可怜可是被恶人欺凌了”说着握紧了拳头弄得劈啵响嘴里哼了一声。那人见鲁子荣为之愤愤惊喜不己急忙又磕了几个响头鲁子荣伸出手往他腋下轻轻一托抬起他的身体道:“洒家生平最见不得别人下跪别跪了。”那人连连说“是。”鲁子荣摸出张大饼塞了给了道:“唉洒家最见不得别人哭哭啼啼的你有何事求于洒家且说出来来边吃边说罢。”那人噙着泪水哽咽道:“小的今天得幸遇见大侠还盼大侠出手救救我这个苦命的人。”鲁子荣道:“何人敢欺压于你你且说来叫他吃我一记铁锤。”那人泣道:“是。”

????那人道:“小人姓石叫石董农三年前小人一家老小被人害死小人自被他害死后更被囚禁于此常常受到他的鞭打。”鲁子荣见他说的认真倒担心起来。石董农见他惊怒接道:“大侠其实我现在己死灵魂被囚禁于此不得离去受此煎熬今天见大侠到来是上天给了小人一线希望是以小人托梦给您盼望你解脱了我的苦难。”鲁子荣也曾遇到鬼怪之事不想今天又碰上却也不觉怪异:“世间有人受苦受难想不到你死后仍然不得解脱。这恶汉是什么搓鸟竟敢如此欺压良善”石董农叹了一声怔怔的摇了几下头才道:“害死小人全家老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小人的妹夫。六年前小人家住在广西坪山县小人有个妹妹当时正好十七岁漂亮动人。后来她结识了叫林其书的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和小人的妹妹相识不到三天便冒昧来小人家向家父家母提亲。小人父母见他来的冒昧自然不答应且还动了怒把他赶了出去不准他们再见面但小妹好像被他施了法似的说今生今世非此人不嫁最后还闹上吊我们发现时她己经奄奄一息了。小人父母没办法只好由着他们。”

????石董农又叹了一口气半晌才又续道:“成亲之时是在小人家里办的我从未见过这个妹夫的家人听他说是从小死了父母又无兄弟姐妹我们便收留了他。刚开始小人这个妹夫倒还不错可是有一天晚上他趁小人外出半夜里摸进小人的房里把小人的娘子给奸污了。被老父发现气得他老人家追着他打惊动了所有人他却跑得不知所踪了。得知此事小人气坏了却也找不到他。不想三天后他竟回来了。”说到这里石董农瑟瑟发抖显得仍有余悸。石董农突然又跪下不住的求鲁子荣千万要帮他。鲁子荣禁不住怜悯起他来偏生他又爱打抱不平宽慰石董农道:“这等奸人妻妾杀害人命的恶贼洒家若是见到他就一锤打死了他董农兄弟这狗贼现在何处”

????石董农磕头道:“大侠果真救我小人感激不尽只是他却也难对付他可是只妖怪。他长了颗龙的头腰有水桶般大可怕极了”鲁子荣见他惶恐知道他这个妹夫是个龙精便道:“我还道是何狠恶的凶徒原来是个龙妖洒家也曾遇到个虎怪被洒家一锤打死了这个龙妖也未必禁得住洒家的铁锤。”石董农见他所言非虚心里踏实又道:“这个妖怪回来时便踹开了我家的门进来便一把抓住小人的媳妇我见他凶狠便去厨里拿了菜刀砍他我家人也把他围住了。他却一下子现出原形龙头粼身张牙舞爪胆小的都被他吓得晕死过去小人当时心中害怕几欲惊死。他一把抓起老父老母便吞进肚子里去了他把小人和小人的兄长绑在柱子上便把我媳妇嫂子妹妹又奸淫了一遍后便弄阵风把我们摄到他的洞府里了。他把小人和兄长的魂魄摄了出来把我压在此处兄长却不知被他压在何处了。他每个月都来这里一次当着小人的面奸辱我的媳妇淫笑不止完事后便又掳了小人媳妇回去了。小人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却苦于无法脱身。”鲁子荣跳将起来一拳打塌了半壁土墙厉声骂道:“这狗贼如此荒淫无耻他在何处我去结果了他的性命免得他如此作恶横行。”石董农道:“他住在东北七十里外的坪顶山的一口水井里水井旁边有座龙雕。苦于小人被他镇压在此无法离去大侠若是除去这龙妖便能解救小人和我的家人使他们不再受那恶龙的欺辱折磨了。小人来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恩公的恩德。”鲁子荣道:“你在此坐地我这就去打杀了这畜生。”鲁子荣扛起铁锤把行礼留在此处保管大踏步地去了。

????鲁子荣一个呼噜醒坐起来见天己亮了却道原来是做了场梦正待伸个懒腰突然发现旁边的土墙竟然塌塌。鲁子荣道是自己在梦中真的打塌了这土墙回想梦中之事却是真的当下收拾行李拿了铁锤便向坪顶山走去。

????行至半晌远远见前面有个小小集市鲁子荣走了过去找了间酒店坐了。小二哥忙过来招呼倒茶鲁子荣要了十斤酒三斤熟牛肉。酒喝得精光牛肉也不剩了鲁子荣结帐正待要走向小二哥问:“小二哥此处离坪顶山尚有多远”小二哥听见打了个跌忙连摆摆手:“客官要处坪顶山那可万万去不得那里有妖怪。”鲁子荣道:“可是有个龙妖洒家正是去收拾它来。”小二道:“万万去不得这妖怪可厉害了时时出来为害附近百姓人们都害怕它晚上更是闭门闭户。客官想必您是受人所托想去降伏这妖怪却可去不得没得白白送了自家性命”鲁子荣哼了一声道:“这该死的畜生为祸乡里杀人性命洒家寻着了它把它抽筋剥骨。”拿了铁锤行礼正待要去掌柜也来拦道:“我看客官虽有一身好本事但人岂能比得了妖怪没得给它吃了我劝客官打消这主意罢”鲁子荣却不理会径直走了酒店里的人都摇了摇头只觉天下至蠢之人莫过如此。

????太阳斜下远远望见一座高山直拔而起峭壁难攀郁郁有黑气生出鲁子荣心想这就是坪顶山了撂了撂铁锤大踏步走将过去。其实太阳余辉己尽到处都是乌鸦啊啊而鸣甚是荒凉。离坪顶山越近越闻到阵阵恶臭。这时晚风吹来酒力挥发上来鲁子荣只觉燥热无比刚又踏上一步突然一脚踩空身体扑将出去正要跌倒急忙一侧身却还是掉入了一条溪水当中。只觉得一阵清凉鲁子荣腾了几下觉得畅快无比才从溪水中走上岸来放下铁锤和湿答答的行李正待坐下休息一会忽听见背后有人叫了声“壮士”。鲁子荣跳转身来只见一个身穿青布衣矮小瘦弱的老头稀稀疏疏的胡子己然全白手里撑着一根歪歪扭扭的木棍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瞧着自己心里不禁有气正想斥他几句但转念一想:“这老头竟敢夜晚在这坪顶山脚不是妖怪便是鬼魂。”突然想起厉声道:“你这老儿可识得这山上龙妖可和他有什么关系”青衣老头见他问话慌忙答道:“壮士休要起疑老儿我是这坪顶山的山神今见壮士来此特来相见壮士莫要怪老儿失礼。”

????鲁子荣听他自称是这坪顶山的山神稍感诧异仔细瞧他虽然长相丑陋却无郁郁气息道:“老人家果真是这坪顶山山神你来见洒家却是为何”青衣老头道:“老儿虽活了这么把年纪却也不敢欺骗壮士只因今见壮士到来老儿特来求助于壮士。”说着不禁泪出鲁子荣却想知道何故只是瞧着他并不插话。青衣老头抹了把眼泪续道:“几年前有条妖龙来到此山他见这里山青水绿便把此山给霸占了还把小老儿给拘了出来喝令给他做牛做马打点一切。小老儿我自然不愿意致被他打得躺床一个月不得动弹简直生不如死。他每天前来逼迫威胁于我要我臣服于他然后便用皮鞭抽我我年老体弱如何禁得住这鞭子我假裴表面上服于他心里却不服但他武艺高强如何能与他相争唉小老儿我又懦弱不敢把此事告诉上面长官是怕他报复况且告诉了上面长官也未必会来帮小老儿除去这妖龙唉唉唉难矣”他连叹几声鲁子荣见他惆怅无比觉得这其中必有他的难言之隐。青衣老头突又转悲为喜:“今曰见壮士前来正气凛然神威凛凛必能除去此妖龙。今曰壮士若是除去了此条妖龙便能拯救小老儿和这一带百姓于水火之中。小老儿向这一带百姓恳求壮士。”说着便向鲁子荣跪下来。鲁子荣慌得连忙扶他起来:“此妖龙作恶多端洒家正是受人所托前来除去这恶龙老人家不必礼却不知这恶龙在何处”青衣老头道:“这妖龙现住在山背脚底的一口枯井里这口枯井口有杂树乱草遮掩很难找到。不过离井囗不远处有块巨石上面刻有一条龙壮士只要找到这巨石便能找到妖龙的住所了。”鲁子荣得他指引喜不自胜心中豪气大盛便欲立马去捣了恶龙穴。鲁子荣道:“多谢老人家指引洒家这便捣了这恶龙的巢穴。”青衣老人连连拜谢:“小老儿在此多谢壮士了只是壮士见到妖龙时千万不可提起见过小老儿啊”鲁子荣见他尚有担忧道:“洒家上去便一锤打死了它岂容它多啰嗦。”拎了铁锤辞了青衣老头便往妖龙巢穴大踏步走去。

????其实月亮当空道路清晰可辨鲁子荣踏上山顶见四处并无异常的动静便向山脚走去。鲁子荣走进了一片树林突然有一只斑澜猛窜了出来张牙舞爪。鲁子荣吃了一惊不想此处竟伏有大虫。猛虎怒吼一声向鲁子荣扑来挟带劲风。鲁子荣抢上一步举锤撞向它胸口猛虎跃在半空如何能闪躲“砰”的一声铁锤重重撞在猛虎胸口猛虎闷吼一声身躯翻了几个筋斗撞在几丈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大树顿时被拦腰撞倒。看那猛虎只见全身血肉模糊。鲁子荣踢了下猛虎正待要走忽见远处有两个黑影晃动。鲁子荣朝黑影急奔过去那两个黑影冗鲁子荣过去慌忙朝山下奔去。但鲁子荣脚速快几下便奔到他们后面一丈远处鲁子荣纵力一跳跃过他们将铁锤一横拦住他们的去路。这时鲁子才看清他们面目一个长得羊头人身;一个是个黑毛怪奇丑无比。这两个怪物见鲁子荣身躯高大怒目圆睁心里惊惧忙跪下求饶。鲁子荣如何肯饶他们举锤把黑毛怪撂倒用锤轻轻压在他胸口上;左手提起羊头怪向他喝道:“你们可是妖龙的手下妖龙现在是否在这里”羊头怪虽被拎起心里害怕却不肯吐露与妖龙有关的事。鲁子荣见这坪顶山上有怪物便知是妖龙的手下或者朋友但这羊头怪却倔强不肯说出妖龙的事心想这事须得着落在黑毛怪身上。于是把羊头怪往地上重重一摔左脚往他胸口上一踏羊头怪肋骨齐断登时气绝。鲁子荣转头对黑毛怪喝道:“你快带洒家去寻那妖龙若是说个不字后果和他一样。”说着向半头怪的尸体一指又晃了几下铁锤。黑毛怪刚才见羊头怪被鲁子荣一脚踏死己被吓得魂飞魄散怎敢违抗战战兢兢道:“小的这便带大老爷前去小的这便带大老爷前去还望大老爷饶了小的一命。”鲁子荣哼了一下示意他在前带路黑毛怪只得乖乖带路。

黑毛怪全身哆嗦战战兢兢心里寻思如何摆脱鲁子荣但鲁子荣盯得紧推推搡搡且他又跑得极快如何能摆脱得了他不多时他们来至山脚下见有一块巨石四周杂草丛生矮树交叉相错。鲁子荣抬头去看那石雕月光下依稀可见石上张牙舞爪的龙纹雕刻正想问井口在哪黑毛怪突然叫到“大王快快救我。”鲁子荣听到有人来了忙四处观看只见黑毛怪往草丛里一钻便没了踪影。鲁子荣不见有所谓的“大王”前来原来是黑毛怪故意引开鲁子荣的注意急忙拨开草丛却哪里还找得到他。鲁子荣先前听青衣老头说井口就在巨石附近于是就拿铁锤拨开草丛叉开树枝寻了一会果见有一口井向里看时黑乎乎的。

????鲁子荣往井里扔了块石头不见水生心想果然是口枯井正想跳进井里忽然看见井里火光一亮有一支火箭从井底射了上来鲁子荣急忙往后跳了一步。有十几个怪物从井口跳了出来左手里拿着火把右手里都持着一把大刀在月光下隐隐生辉那黑毛怪也在其中。其中有个虎头怪身躯高大怒目圆睁向鲁子荣问道“你是什么人敢来找我们大王的晦气你们快把他围住了待我捉了他好做下酒菜。”其他怪物们应了一生跑向两侧把鲁子荣包围了起来。鲁子荣向虎头怪喝到“你们这帮撮鸟吃人的妖怪你们为祸百姓害人不浅今天洒家把你们一个个都杀了。”一挥铁锤当头向虎头怪砸下去虎头怪举刀迎了上去。呯的一下大刀被铁锤砸在地上断为两截。虎头怪丢了大刀忙向后跳了开去鲁子荣忙用铁锤在他右脚裸上一钩把虎头怪撂倒在地。其他怪物见虎头怪被撂倒在地急忙举刀砍将过来鲁子荣往那虎头怪胸口上一踩把铁锤挥了个圆圈架开了看过来的大刀十几把大刀碰到铁锤尽数被折断那虎头怪却被踩的肋骨齐断口里冒出一股股鲜血已然气绝。怪物们见他神勇纷纷四处逃命鲁子荣把铁锤往向东逃的怪物一掷有五个怪物被的血肉模糊。鲁子荣奔向逃向南边的怪物一脚踢死两个怪物又追上前面的怪物一个扫叶腿绊倒六个怪物被绊倒的怪物正想讨饶被鲁子荣一拳一个打得脑浆迸溅。

????鲁子荣拿起铁锤捡了一根怪物们丢下的火把跳进井里。鲁子荣见井壁上有条通道举火把走了进去走了十几步看见前面有火光又走了几步场地逐渐宽大了起来。洞里的墙壁都插了火把墙上挂满了各种野兽和人的尸体有几个怪物在烤肉他们见了鲁子荣大嚷起来里面其他怪物听见叫嚷声纷纷围了过来有几十个之多。鲁子荣喝到“作孽的妖龙快快出来受死。”只见怪群左右分开一个身穿白锦袍头戴雕翎的年轻公子走了出来相貌俊美手里拿了把青龙偃月刀面无表情冷冷的问道“阁下是谁不知道找小龙我有何事”鲁子荣见他俊美身穿白袍知他就是妖龙喝道“洒家前日路过太白金星庙见有鬼魂托梦于我你这撮鸟为非作歹霸占人妻害人性命洒家今天正是来除掉你这个妖龙。”妖龙见他原来是受到了石董农的恳求前来报仇微微笑到“小龙我身为龙种尊贵无比杀几个人算得了什么那是他们该杀抢几个民女又算得了什么……”话未说完只见有一个铁锤砸了过来忙用青龙偃月刀相架妖龙的大刀被铁锤荡开几尺知道此人厉害忙令怪物们把鲁子荣围了起来格杀勿论。怪物们纷纷撮起兵刃向鲁子荣砍来。鲁子荣锤快且猛众怪物不敢靠近便和他游斗起来。这些怪物身手敏捷兵刃使得风声呼呼且避且战上下左右围攻鲁子荣左挡右攻上挡下攻一把铁锤使得浑圆如意。那妖龙在外围说道“这位大哥果然神勇无敌如能和你结为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岂不快哉”鲁子荣骂道“你这个撮鸟狗一般的东西如何敢与洒家结拜兄弟”妖龙并不生气“我这里收罗了许多金银财宝美女也不再少你如能答应我们平分如何”说着走向内堂从里面赶了一群赤身裸体的女子出来鲁子荣知道他想用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哪里理会他手上铁锤使得更加急了。有个大意的怪物被鲁子荣铁锤砸到身体向妖龙疾飞了过去妖龙用手一格却被鲜血溅了满身满脸。妖龙大怒闪身加入战斗他受了血溅心里大怒手上的兵刃使得又快又狠。鲁子荣不敢大意攻转防防转攻。其他怪物见他们两个神勇不得近身只好在旁边围观。

时间一长妖龙感觉手麻脚软而鲁子荣神力却是丝毫未减。那妖龙突然身体一转变成一条白龙张着血盆大口众怪物从未见过妖龙真身心里暗暗惊惧众女更是吓昏了过去。鲁子荣见妖龙化出真身心里大喜那白龙张嘴向他猛冲过来携带劲风有几个靠得近的怪物被劲风扫到撞在石壁上粉身碎骨。鲁子荣双手持锤怒吼一声向白龙头部砸去。那白龙头一摆避了过去龙爪往铁锤上一抓把鲁子荣提了起来摔向石壁却把几个站在石壁的怪物撞死。原来那白龙急了不分左右乱咬乱抓却不曾关众怪物的死活。鲁子荣随感身体一痛却无大碍快步奔向白龙离白龙二米处纵身一条持铁锤向龙头砸了下来。白龙见铁锤来的迅猛携带劲风急忙躲避只感一阵剧痛原来被铁锤重重的砸在背部。那白龙吃痛在地上乱滚乱翻一些怪物来不及躲闪被他的尾巴扫死众怪乱成一团纷纷后避。鲁子荣一招得手忙又补上一锤白龙见躲不过急忙举爪来抓铁锤。鲁子荣却把铁锤一转砸在白龙的胸部白龙只敢舌头一甜一股鲜血从嘴里喷将出来。鲁子荣哪里容得他抡起铁锤在他背上猛砸直砸了几十锤把白龙砸成了两段鲜血流了一地。

????没死的妖怪哪里敢上来砍杀鲁子荣兴起像怪物跳江过去举锤便砸怪物们见白龙已死已成惊弓之鸟哪里能还手被鲁子荣一一砸死有几个清醒大胆的忙向井口奔去。鲁子荣见了忙追上去却听见有兵刃相交的声音原来是那坪顶山山神青衣老头赶来刚好碰见他们要逃出去和他们战在了一起。青衣老头却也不弱死死拦住了去路鲁子荣敢将上来一锤一个把怪物尽数砸死。青衣老头文里面情形鲁子荣说妖龙已被他砸死于是忙和青衣老头进去只见地上七零八落的躺着怪物的尸体白龙断成两截几十个裸体女子躺了一地尚未醒过来鲁子荣忙向后堂内扯了一床被子过来给这些女子盖上。?

????青衣老头跪下磕头道谢连连称赞鲁子荣神勇鲁子荣哪里受得了这些连忙把他扶起来。过了一盏茶功夫那些女子渐渐醒过来也赶忙过来拜谢鲁子荣见她们赤身露体极为不雅转过头去命她们穿了衣服再来相见那些女子赶忙去内堂穿了衣服后出来拜谢鲁子荣。鲁子荣道“这些妖魔作恶多端欺良霸善你们当中可有人是石董农的媳妇”一个穿黄绿绸布的妇女忙出来做了个万福“小女子便是我夫君被这妖龙害死我日夜思念奈何阴阳两隔我恨不得杀了这妖龙为夫君报仇奈何这妖龙厉害我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不知道恩公是如何知道我家相公的”鲁子荣将太白金星庙中石董农托梦这是说了众人感谢不已。青衣老头道“壮士大恩大德小老儿我无以为报。”鲁子荣道“洒家只不过见这些妖魔作恶心里嫉恨才打杀了他们不必想谢如今妖龙已除各位就回到自己的家中去罢。”

????鲁子荣把妖龙搜刮来的财物给了些这些妇人和青衣老头把剩余的财物都分散给了当地受苦受难的百姓这些被妖龙掳来的妇人有家的都回家了无家可归的都和石董农媳妇一起鲁子荣为他们盖了几间屋子安顿起来便踏上了回家的路。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