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IT时代周刊2011年IT十大事件影响着未来

发布时间:2020-02-10 17:11:57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策划:《IT时代周刊》编辑部 执笔:《IT时代周刊》记者/杨磊 IT商业新闻网 记者/马勒

站在岁月换乘月台,冬日的风吹着我们的面颊,在远处传来岁月的脚步声中,我们仿佛听到了春天的鸟鸣,听到了春雨杂糅着生活的声音,那是新一年到来时的间奏。

站在岁月更替的节点上,我们回望。重新抚摸着如烟往事的肌肤,温暖和微凉穿透了我们。顺着记忆的沟壑,我们再次被岁月的微温感动,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也感受到了记忆给未来的一种预言。

其实我们无法预言未来,我们抚摸着2011年的十个瞬时,只是对我们的生活,对身边的亲人,对与我们一起走过了365个日子的读者,以及从身边走过的每一张面孔,用回味的方式给未来一份祝福,给所有关注我们的人一份新春祝福。

微博助推国民社会责任感空前高涨

事件概述:

2011年1月25日,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开通“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活动,薛蛮子等一批社会有影响力的人物不断加入,一场微博解救乞讨儿童的大行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也开启了微博影响中国进步的大幕。6月21日,郭美美在微博上炫富,意外地将舆论焦点汇聚到了中国红十字会,致使中国官办慈善机构的信誉破产,也使微博的影响力达到了顶点。而7月23日晚8时,浙江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发生,12小时后,微博上相关讨论量突破200万条,显示出了微博超出一切传媒手段的能力。

同样,2011年以佛山市南海区2岁女孩“小悦悦”事件为标志,微博引发了一系列有关社会良知的大讨论和民间不断传播善良之声。一系列影响深远的“微表达”让2011年的微博发展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1年年底,中国的微博用户达3.2亿,新浪政务微博总数已达18694个,其中政府机构微博数为10023个。

评点:

2011年,中国微博空前兴盛,一举取代电视、广播、报纸及门户网站,成为消息最及时、传播速度最快、最多元化、影响力最广泛,最受人们青睐的新兴媒体。从卖西瓜的农夫到省部级官员,大家在这一年,共同选择了一种表达方式——微博。

这一年,中国微博在发展中走向纵深,微博“围观”揭丑不断、微博公益温暖了整个2011年……也是在这一年,我们学会把思想安放在微博,然后一起在微博上安放了我们的欢喜、愤怒,也安放了我们的良知和温暖,还有生活中的细枝末节。

虽然,我们仍然是鲁迅先生笔下“围观”式的国民,仍然没有完全摆脱只有在“围观”时才会表现出来的顽劣本性,但我们也正在用“围观”的方式表达着对社会活动的参与。它有意无意地推动着社会进步。

从7.23动车事故到郭美美炫富引起国家官办慈善机构信誉破产;从区县人大代表的独立参选到织里抗税以极端的方式完成一次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石门坎公益活动、拜访陈光诚、免费午餐到关注老兵;从官员直播开房、小悦悦事件、药家鑫命丧黄泉到李双江儿子打人等等,2011年,我们通过微博第一次远离官方舆论,如此真实地接近事件真相。

2011年,我们通过微博围观感受到一次次的温暖,从最美妈妈到最美护士,从山区孩子的午饭到抗战老兵的皱纹;同时我们也一次次地表达着愤怒,从动车事故官员“草菅人命”的态度到红十字会的信誉破产……

在围观的同时,我们也一次次地拷问着自己和全体中国人的道德良知。如果当自己面前是被撞倒的伤者时,我们的手将伸向何方?面对着那些中午饿着肚子的孩子,我们又如何面对一桌丰盛的晚宴?而正是在这一次次面对自己良心的拷问中,我们为自己和我们国家未来的自省和自救提供了一种个上升的通道。

“在当今中国,微博早就远远超越了传统媒体传播手段范畴,带有社会力量,甚至政治势力。不少中国人不管是普通百姓或拥有话语权的知识分子不仅不把微博上的舆论当作虚拟空间,还主动把微博的交流平台变为现实的,甚至影响舆论和决策的战略平台。”加藤嘉一如是说。

当然,事情不止这个年轻的日本人看得那么简单。截至2011年年底,中国大小政府机构都开通了自己的官方微博。在这次微博潮中,政府以前所未有的开放和开明的心态宽容地对待来自不同层的声音,同样也尝试着在民众熟悉的语境中表达自己的意愿。

4月份,由邓飞通过微博发起的捐赠3元为贫困学童提供“免费午餐”的计划,最终在2011年10月26日由温总理把它变成了中国慈善史上的第一件大事,投入160亿元让中国农村的2600万学生不再中午饿着肚子读书,温暖开始包围那些遥远的山梁。

如果说160亿元很多,那么微博带给中国民众的参与社会变革的通道,更是无价之宝。也许甚至因此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在微博上安放我们的灵魂。

文艺评论家陈丹青说,微博是黑夜,白天不能说的话,只得在黑夜里说。我们期待有一天,在更加自由和民主的中国社会里,微博彻底变成阳光灿烂的白天。

淘宝暴动,向商业强权发起的顽强抗争

事件概述:

2011年10月10日,淘宝商城公布管理新规,将技术服务费提高5~10倍,同时加收最高15万元的保证金。由此引发一些商家不满,他们迅速集结起来成为“反淘宝联盟”,淘宝事件爆发。11日下午1时许,“反淘宝联盟”在多玩网YY语音频道内迅速发展出若干个百人一拨的执行小组。晚上9时许,5000多名“反淘宝联盟”对淘宝商城内一些大商家发起攻击,大商家们的商品迅速被集体拍光下架。10月12日,淘宝商城内更多大商家的商品被拍光下架,参加攻击的人数已达5万,当天淘宝方称已报案,矛盾加剧。15日晚10时,商务部回应本次事件,希望淘宝积极回应中小商户的合理要求,迫于各方压力,17日,马云紧急回国,在认错、道歉、自辩、诉苦之后,宣布阿里巴巴将投入18亿元扶持淘宝商城卖家,保证金由阿里集团和卖家各出一半,同时对老商家延后调整年费,此后事件逐渐平息。

评点:

“我有很多心里的话,其实很早就该对爹说说,可每次还没张开那张嘴巴,爹总是先给我块儿糖含着。然后他笑眯眯地看着我,爹说一切要照爹说的做,是绝对地保证绝对地保险,绝对地没错。”

——子曰乐队《乖乖的》

淘宝800多万商家就像上述歌词所写的那样,被看似糖一样的“苛捐杂税”“哄”到了2011年,然而,这次“爹”让他们做的事是以前的他们要上贡的5~10倍。对于众多的淘宝小商家来说,6万元的保证金可能是他们全年的利润。面对形如国家威权机器一样的淘宝商业暴政,他们被逼到了存亡的边缘,无路可退。蝼蚁尚且偷生,而况人乎?反抗成为必然。

事实上,正是蝼蚁们七年来的血汗堆起了淘宝、淘宝商城以及支付宝等淘宝系强大的商业强权,而这种商业强权不仅仅只具有商业性质,管制、舆论、类司法机构包括黑色产业链等社会化政治功能形成时,市场经济的平等交易原则也将荡然无存。

“我们这里90%的人都把马云当神一样供着,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在圈子里流传很久,他打着民族牌或是其他的,我们都无条件支持,只因为他是马云。我们在外面进货、发货走得很辛苦时,会想到他当年创业走破了14双皮鞋。”即使是在攻击淘宝的时候,小商家们依然是傻得让人心疼。

多数淘宝商家都有一个大致相同的伤感故事,当他们一次次希望通过自己的勤苦和努力改善自己的命运和生活时,他们一次次面对的是淘宝生态圈中骨感的现实,你永远不知道马云明天又用什么新花招逼你拿出血汗钱。

“马云先生,我们是弱势群体,在这社会上没有太高地位,没有太多的钱,我们不能和您相比,跟您拼。当您手拿着红酒,吃着鲍鱼、龙虾,住着1300多万的豪宅,开着1000多万的宝马时,我们正推着那辆可爱的小自行车出门去发货,无论刮风下雨……”在淘宝小商家喊出这些话时,注定会被社会忽略,他们连争取自己基本商业平等的权利都看成了马云的施舍。

商务部的关注也许是淘宝蝼蚁们最大的安慰,但这个安慰会让他们变成“雄兵”吗?

市场经济的自由平等交易原则注定会照亮现实的,这是马云或淘宝阻止不了。而面对商业强权,点亮中国商业自由平等第一把火的,正是这些如同草芥一般以卵击石的淘宝商家。

“你的笑像酒一般香醇,酒醒却不认人,烈日当下,我的自尊被焚。只因听闻你在漠北孤城,我一路泪奔,在乱箭中命如风中残灯,换一身伤痕,却只见你紧闭的双唇,连点头都不肯。”

——借方文山《魂》致马云

中国概念股,被猎杀后的自我反思

事件概述:

自2011年2月3日,浑水公司做空中国高速传媒开始,2011年中国概念股的噩梦就接二连三地来了。浑水公司54天做空希尔威,并将嘉汉林业成功阻击使其股价下跌92%。与浑水相似,6月16日,CitronResearch开始做空哈尔滨泰富电气有限公司,10月29日,在背负了4亿美元的债务后,哈尔滨泰富电气告别纳斯达克。连连得手的浑水和Citron在攻击了中国传统产业公司后,于11月1日,CitronResearch开始做空奇虎360后,浑水公司又开始对分众传媒等中国互联网企业阻击……

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共有46家中国公司从美国三大市场摘牌或退市。截至12月6日,在美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包括纳斯达克、纽交所、ANEX市场)总共有92家公司股价低于2美元,而低于1美元的概念股有43家。

12月29日,由Kerrisdale做空的中国教育集团在约证券交易所摘牌。2011年,中国概念股在这种悲情中结束了。

评点:

对还没上市的企业来说,美国的资本市场是天堂;对于那些正在收拾行囊回家的企业来说,是地狱。

在以诚信、公开和透明为根本的美国资本市场,那些玩惯了左口袋出右口袋进,为了愚弄和欺骗可以在一个月内做出三年财务报表的中国企业依然对自己的撒谎水平自信满满,还在傻呆呆地用一个谎言来掩盖另外一个谎言时,浑水、CitronResearch、AlfredLittle早就从它们的谎言中嗅到了财富的味道。于是,猎杀开始了。于是,一家家撒谎的中国公司倒下了。它们无法反抗,谎言在事实面前永远是不堪一击的。

我们不能不承认,美国资本市场的做空机制像一把时刻悬在上市企业头上的剑,让造假的成本可能和家底一般高昂。

不再相信中国“专家”们对美国做空中国概念股是美国资本市场的“巨大的阴谋”论调。与中国企业做假账,虚构交易等一系列见不得人的手段相比,做空机构的一切行为不仅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许可,一切报告都是公开的,他们比中国企业阳光得多。尽管在做空机构背后有资本大鳄甚至保荐机构的身影,但这终究是法律许可范畴里的“阳谋”。在别人的阳谋中输掉家底,这就是说谎的代价。

中国的说谎成本太低,所以中国企业对说谎也满不在乎,甚至有些商人把说谎当成下意识。当面对美国人的思维和美国资本市场的规则时,中国商人尽管有保荐机构的提醒,但说谎已成习惯的他们连自己都辩不清那句是谎言那句是真话了,甚至连倒下时,还在用谎言来开脱。

当说谎变成习惯,猎杀就显得轻而易举。据CitronResearch公布的近年做空的企业名单显示,其猎杀成功率在95%以上。

同一时期,我们还看到了另一种景象。百度、新浪、网易等一些老牌互联网企业在美国股市的坚挺。做空机构无法对它们进行趁火打劫,因为这些企业的领导人大多是在美国早就受过了美国资本市场的洗礼,他们不仅熟悉美国的资本市场规则,更重要的是他们遵守了美国商业的基本诚信。做空是为了获利,要对一个一直遵守商业诚信的企业来做空,几无可能。

.blkContainerSblkCon ge,.page{ font-family: "宋体", sans-serif

深圳工商税务营业执照代办

中山代理记账咨询

广州工作签证批文

深圳工作签证新政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