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费能力低无回报农村电信业务商机在哪【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6:24:34 阅读: 来源:塑料箱厂家

我国是一个农村人口占68%的农业大国,“三农”问题在我国未来发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社会信息化的重要一环就是农业信息化,“三农”问题的解决有助于推进农业信息化。反过来,农业信息化需要加快农村通信。目前我国农村通信仍比较薄弱,值得我们充分关注。

农村通信:成就与忧虑并存

看得见的成就

农村使用电话在10年前还是非常少见的,如今电话已经广泛落户村寨,有条件的农民使用手机已经成为一种时尚。据信息产业部正式统计,到2003年10月底,全国拥有固定电话25513.89万户。在整个固定电话用户中,城镇固定电话用户为16498.4万户,占总用户的64.66%;农村电话用户为9015.5万户,占总用户的35.34%,在总固定电话用户中,住宅用户占79.99%,其中城镇用户中住宅比例为73.71%,农村用户中住宅比例为91.49%。这说明当前固定电话在我国农村通信仍然是绝对主力。2003年的统计还表明,不论城市还是农村,住宅电话与前三季度和9月份相比,比例都在下降,分别下降了0.34、0.4和0.07个百分点,这说明移动通信在取代固定电话,这也是全球不可逆转的趋势。

目前农村通信的巨大变化是实实在在看得见的。1990年,我国农村电话用户只有146万,农话普及率只有0.29%。到2003年底,农村电话用户累计达到1300万,农话普及率达到11%左右,是城市水平的三分之一,分别是1990年的8.9倍和37.9倍。如果按2002年底全国人口计算,到2003年9月,城市固定电话普及率和乡村固定电话普及率分别为32.1%和11.4%。已通固定电话的行政村比重为87.9%,仍有12.1%没有通电话。农村通信比较落后是总的现象。在经济发达地区,有的农村通信并未协调发展;在一些经济并不十分发达的省份,电话通信和通信的年增加量并不落后。

不可忽视的忧虑

近年来城乡收入在进一步扩大。城乡差距大,农村经济水平低,仍然是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重大障碍。从2001年以来,在农村通信发展中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

一是农村电话用户的增长速度减缓。2001年农村电话新增1671.8万户,比2000年的增长率下降了5.2个百分点;2002年新增1000万户,比2001年减少了40个百分点。从农村电话用户占全国电话用户总量比重来看(包括固定和移动用户),其比重也在逐渐降低,2000年为22.5%,2001年为21%,2002年为19%,到2003年8月,这一比重下降为18.1%。

二是东西部差距拉大,到2002年9月底,东部电信业务总量2036亿元,占65.85%,西部696亿元,占18.87%;同期固定电话普及率,东部为52.41%,西部只有10.72%;移动电话普及率东部为26.08%,西部仅为9.7%。局用交换机容量东部为14021.4万门,占53.55%;西部为5398.9万门,只占14.94%。长途交换机容量东部为342万路端,占45.8%;西部为193.2万路端,占25.87%。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自“九五”规划以来实施的“村村通”工程近年回潮。“村村通”工程还是为解决通信难由当时的邮电部提出的,并在随后的几年作为普遍服务义务得到快速普及。但随着部分农村地区通信设施老化,有些边远地区又出现了装机难的现象。农村电话用户的增长速度越来越滞后于城市电话用户的增长速度,如果2004年农民的家庭收入得不到理想的增加,这种趋势还会继续。长此下去,城市与农村的差距将越来越大,它会对国家未来的社会协调发展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农村通信下滑两大主因

农村人均纯收入少,电信消费能力低

近年农村通信减缓,究其原因,还是农民的收入跟不上。近些年来,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城乡差距扩大,是目前农村社会经济发展最令人瞩目的问题。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自1997年以来,我国农民收入增长幅度连年下滑,由1996年的9%持续下降到2000年的1.9%,而同期城镇居民收入增长幅度一直保持在7%左右。尤其是未通电话的行政村,电信消费能力更加低下。

高成本区回报无期,运营商没有积极性

所谓高成本地区主要是指边远地区和被扶贫的农村地区。我国目前共有2126个县,每个县平均有21.4个乡镇,每乡平均有16.3个行政村。不同地区的地理地形千差万别,人口密度差异大,建设造价相差悬殊,因此农话单线建设成本大大高于市话。据2002年抽样调查,四川发展一户农村电话的成本保守估计大致为5000元,西部通信成本更高。以甘孜州为例,每部电话建设成本,城市为1800元/部,城市近郊为3000元/部,农村为5000~10000元/部,边远农村成本更高。每部电话维护成本,城市约230元/部,农村约560元/部,边远农村达5万元/部。

农村电话用户绝大部分都是低端用户,电话使用率低,回报遥遥无期。2002年调查显示:农村用户每月平均电话费支出为38元左右,新增农村用户仅为30元。2002年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2476元,人均交通通信支出占现金收入的5.2%,约为128.5元。考虑到城市居民人均通信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4.7%,农村用户大幅提高通信消费的空间不大。农村通信中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是,农村电话基本上只接听电话。通常经济发达农村地区长话来去话比例为1比1至2比1,经济落后的农村地区来去话比例都在3比1以上,有的甚至超过了10比1。另外,农村电话亏损也成了长年存在的问题,而且这种亏损呈逐年上升的趋势。由于农村电话市场普遍出现亏损,运营商一般不愿意去农村做赔本买卖。

农村通信三大出路

增加农民收入

200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2004年六大经济工作中,“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正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问题,农民问题的实质是目前存在的城乡差别问题,城乡差别问题的关键是增加农民收入,使农民走向富裕的问题。

在2004年3月初召开的全国人大十届二次会议期间,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多次指出,“农民是弱势群体,必须对他们的收入予以重视”,“加大对农业和农村的投入,加强对农民增收的扶持,加快农村发展和农民致富步伐。”具体来说有以下几个方面。

完善财税制度,增加农村公共财政支出

2000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税赋37元,而农村居民人均税赋为146元。农民收入仅是城镇居民的1/3,税收负担则是城镇居民的4倍。这显然严重偏离了税赋公平原则和能力原则。而在政府公共财政支出方面,农村基本建设投资在我们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支出总额中的比重本来就偏低,而这些年则又一直在下降,由1979年的10.6%降至1999年的6.1%,导致农村公用设施落后,公共产品供应缺口很大。另外近年一些地方政府减少了对农村通信的扶持,也是造成农村通信滑坡的原因之一。根据十届人大二次会议精神,未来5年内将在全国取消农业税。很多地区也都在相继实施,这将促进农村通信的发展。

借鉴国外经验,增加农业补贴

我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又是农业人口最多的国家,城乡发展存在非常大的差别。为缩小这个差别,政府对农业进行补贴是必要的。这个政策在许多发达国家早就存在,至今也没有取消。1994年美国的农业保护率为42%,而同年我国则是-10.89%。2000年美国对每公顷耕地直接补贴为100~150美元,欧盟为300~500美元,而我国仅农业税费摊到上地上每公顷抽走约为100~150美元。一正一负之间,农民每公顷收入相差200~500美元。我国劳动力成本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如果我们能变从农业抽取为对农业补贴,农村贫困就会大大减少。政府还可以设立农产品稳定基金,根据农产品市场供求反映的价格,进行低进高出,确保农产品稳定供应。

现在中央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并体现在国债的投向上。2004年中央财政将对资金的投向进行调整。其中很重要的方面是调整和完善积极的财政政策投向,主要是指在长期国债略有减少的情况下,国债投向将从拉动经济增长向调整经济结构实现协调发展的方向转变。其次2004年中央财政用于“三农”各方面的投入将增加300亿元左右。其中将在13个粮食主产省区全面推行粮食补贴方式改革,直补金额为100亿元。

建立科学合理的电信普遍服务制度

在发达国家,电信普遍服务制度已经普遍建立,并产生了积极效果;在我国,普遍服务制度至今还是纸上谈兵。根据我国电信改革进程,2004年我国第一部《电信法》是否能够出台现在还是一个疑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普遍服务制度将被列入未来的《电信法》中。为了遏制农村通信普遍服务的下滑,2003年信息产业部出台了《村通工程实施方案》,并于2004年1月中旬开始实施。其基本内容就是强制六家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采取“分片包干”的方式完成“十五”规划行政村通电话工程后两年的任务。根据原规划,到2005年底,在全国至少有95%的行政村开通电话。要达到这个目标,就必须在2004年~2005年完成近4万个行政村的通电话任务。原则上,到2004年底完成全部剩余目标的40%左右,到2005年底完成其余部分。具体实施计划由各家企业按照整体目标制订。分片原则是综合考虑各相关企业的业务收入和利润,兼顾各企业现有网络的地域特点,将各省按比例分配到企业。

应该说,指定运营商“分片包干”是一种短效机制,电信普遍服务基金才是最终保障普遍服务的长效机制,电信普遍服务基金将成为解决我国电信领域不平衡发展问题的必然途径。按现时农村通信来说,依法尽快建立全国性的电信普遍服务制度和设立普遍服务基金势在必行。普遍服务基金筹措方式,国外的做法主要是按运营商的收入或者利润的比例来提取。这种方式的问题在于,电信运营商的收入或利润的真实性是否可靠。从已经建立电信普遍服务基金的国家来看,普遍服务基金占电信业务市场总收入的比例在1%~3%之间。也有人主张以运营商的用户为基数来征收普遍服务基金,认为按运营商的用户数量比较能够真实地反映出对国家通信产业的贡献程度,如果按照用户数量来收取资金会比较公平。

我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根据国情,我国电信普遍服务应该划分成不同的层次实施,在完成了普遍接入和解决了村村通电话之后逐渐提升普遍服务,2020年前后实现“家家通电话,村村能上网”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在推行普遍服务时应该制订具有中国特色的政策。

降低市场准入门槛

所谓降低电信市场的准入门槛,是指除通信部门外,非通信部门的企业也可以进入,如电力、广电、水利等行业的企业,凡守法经营者,凡是有能力和愿意去农村提供通信服务的,不论其性质是国有还是私有或者合资,都应当得到允许。一旦降低门槛,有资源优势的企业就可以将他们多余的资源低价为农村提供电信服务。反过来,通过提供普遍服务,也可以盘活这些企业的闲置资源,从而获得一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不拘一格使用技术

为农村提供电信普遍服务时,提倡采用可行的多样化的科技手段,鼓励为实现普遍服务提供的科技项目,积极鼓励新技术应用。由于各地农村地区之间存在很大差异,需要根据不同地区的具体情况采用有线、无线等多种接入方式。从管制政策上鼓励电信运营企业应用适合我国广大农村和边远地区的新技术,鼓励电信设备生产商及科研院所积极研发适合农村气候条件、地理条件的农村通信设备。这些科技项目应该符合农村通信网低成本、广覆盖、易维护、低功耗的需要。

提供有差异的服务

差异服务体现在实施普遍服务时分层次、分地域、分业务、分时期和分发展现状,提供差异化或者梯状式普遍服务,并根据实施情况及时调整、提升普遍服务内容。在近期内,对于低成本地区(如东部和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强制所在地的运营商自主落实最基本的普遍服务,但要免除运营商在该地区的普遍服务基金。中部地区由普遍服务基金支持;在高成本地区(指经济落后的一些西部和中部地区),以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财政补贴、拨款、专项基金等措施为主搞基础建设,以普遍服务补偿机制为辅实施普遍服务。

实施灵活的优惠政策

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有必要将农村通信发展纳入地方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加以扶持,对电信企业采取税收优惠、争取国债投入、政策性银行贷款及政府贴息或无息贷款等措施。用于农村地区通信的设备,实施优选原则,对现用于农村地区通信的无线接入设备,给予管制上的支持,政策上的优惠,解决电信企业在农村以及边远、落后地区的资金短缺问题。在产业政策的制定上,政府应考虑调整产业布局,减少城市和干线重复建设,吸引更多的投资参与农村的信息化建设,增加农村地区的通信投入,以提高全网效益,提高全行业效益,促进通信行业长远发展。

争取地方政府支持

发展农村通信离开地方政府的支持是不可能的,许多事实证明了这一点。近两年广西自治区电信共投入资金6483万元(建模拟无线接入ETS基站21个,架设光缆100公里,交换及接入设备扩容6.15万线)解决了边境沿线800公里1044个行政村通电话问题,提前完成了自治区政府的计划目标。另据调查,2002年云南玉溪市政府出资600万元,采用的是无线接入设备,覆盖全市90%的面积,基础解决了农村经济发展和解决了农民、少数民族通信难问题。

实行亏损补贴

为了鼓励运营商积极为农村和落后地区提供普遍服务,政府对运营商的亏损给予实事求是的经济补贴。其实农村电话亏损的状况并不是中国特有的,在发展中国家甚至发达国家,农村电话(或称为边远地区的电话)也是普遍亏损的。各国一般都对农村电话采取了各种补贴形式,如政府的补贴,或是普遍服务基金等方式,对农村电话进行扶持。例如,美国的农村(或边远地区)通信的发展也同样曾得到过政府(农业部)财政上的支持,这种政策资助了1000多个本地电话公司,在46个州和6个海岛建立了农村通信设施。

把握西部大开发机遇

西部大开发是迅速改善和提升西部通信水平的黄金机遇。在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国家对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投资,外部资金的涌入,中东部发达地区乃至国外企业进入西部以及西部小城镇的建设,都蕴含着一个巨大的市场。在大开发战略中,政府的投资政策也已经明确,将把70%左右的固定资产投向西部,70%左右的利用外资指标将拨给西部,通过投资政策倾斜引导和鼓励外资和东部资金流入西部。投资进入西部,给西部通信拓展了市场。根据国家西部大开发的总体部署,将西部地区的通信建设列入“必要投入”的范围,可先将问题和困难最多的农村通信特别是边远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的农村通信解决好。

猪价涨势仍然继续上涨空间仍然存在金东旭

云南好米进申城助阵上海大米展岑溪

湛江对越南出口增长近四倍苏童

相关阅读